萎靡不振の桑黍

书不成字,纸短情长

鬼の发情期【双玄车】

*原文关于鬼会发情脑洞
*敲级ooc!请注意!!
*剧情稍长,接原著,车在后
* 囚禁结局, 慎入  !!
ok?    那么☞欢迎上车
剧情放lof
车走评论

半晌,贺玄淡淡道:“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

师青玄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神坛上的一排骨灰坛,以及地上那两把支离破碎的扇子,许久讷讷地道:“我想死。”

贺玄冷然道:“你想得美。”

紧接着贺玄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师青玄闭上了眼。

他感到额前一痛,那只手插进师青玄的发间,向后近乎是扯着他的头发。他的头皮生疼,先前挂在眼角的泪水顺着被迫仰起的头划下。

师青玄的头发忽的披散下来,贺玄抽回手,将一支发簪扔在地上,然后一脚碾在上面。

玉簪啪的一声便化为齑粉,师青玄呆呆地看着那双漆黑长靴和一地粉末,半晌痛苦地低喃道:“哥……”

还记得他飞升时无限风光,少君倾酒的佳话更是广为流传。那支镶了玄玉的发簪便是飞升时师无渡送他的礼物,一直被他很宝贝地绾在头上。

现在发簪没了,送他发簪的人,也没了。

簪子粉碎的声音把那些怪人们吓了一跳,片刻后他们又重新围了上来,在那具无头尸体旁嘻嘻哈哈,手舞足蹈。

师青玄的空洞而绝望的目光重又落在他哥哥的尸身上,张了张嘴却未吐出一个字。整个牢房漆黑的可怕,怪人们诡异至极的呵呵哈哈声充斥着这阴暗狭小的空间。

贺玄看着满身是血的风师,看着他失去焦距的双眼,耳边又聒声不断,顿时觉得心烦意乱。

“够了!”

贺玄大喝一声,一掀左手。几个怪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竟是瞬间化成了一滩血水。剩下的吓得直接缩成一团,连忙手脚并用地逃离那具尸体。

贺玄一手提着师无渡的头,一手揪住师青玄的衣领,转瞬遁入了黑暗。

什么缩地千里,都是他复仇的圈套罢了。堂堂绝境鬼王在自己的领地上要是真的无法来回穿梭,那才是笑话。

在黑暗中步行了约摸半柱香的时辰,师青玄感到自己被猛的摔了出去。他现在本就是凡人之身,受了先前生不如死的折磨,这一摔便直接昏了过去。

他感到自己身处一片混沌之中,耳边响起师无渡那狂妄的声音:“你活了那么多年,还是只阴沟里的鬼,你再怎么跳脚也没有任何用,你也救不回你的亲人,因为他们早就全都死了!”

“哥……哥哥 ?”

“哥你在哪儿?!!”师青玄疯了似的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应我一声啊哥!你在哪儿?!”

——“悔过之心?  哼,笑死人了!亏你还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你跟我谈悔过之心?我告诉你,没有这种东西!”

“哥你别说了!你别说了啊!”师青玄崩溃的跪在地上,跌跌撞撞地爬着:“求你……别说了”

——“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师青玄浑身剧烈地抖着,连话都说不全了,只是不断重复地喊着哥哥。

只听他身后又响起那狂妄倨傲的声音:“青玄,哥哥先走一步,下面等着你!”

师青玄感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溅在他脸上,顿时四周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猛的睁开眼,胸膛剧烈地起伏,目光过了良久才重新聚焦。他坐起身来,发现自己竟是在床上。

“可算醒了,我还寻思就这么死了便宜了你。”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一身黑袍的贺玄走过来站到他旁边。

师青玄先是呆滞了两秒,然后猛的向后躲去,只想离那人越远越好,仿佛贺玄是什么凶神恶煞、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

可他才往后一缩就感到手腕上火燎火燎的疼,低头一看竟是一只手铐铐住了自己的手。

“想逃,你觉得我会放了你吗?”

这时,本来站着的贺玄突然弯腰,用手钳住他的脸颊,强迫他扭头看向自己,在他耳边轻轻的,一字一顿的说道:“不,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鬼の发情期

既然青鬼花城都躁了,那么黑水这时候也应该是躁的,然后我们想一下被抓走的风师娘娘。

我脑内已经有车了

AGAIN 1-3

※现代paro 
※ooc归我,人物归秀秀
※bug叽×网络人气作家羡
※这是一个看了b站小动画开的脑洞,av13180383

当你死亡上百次却依然停留原地,你是选择再一次挑战死亡,还是放弃抵抗生存下去?

魏无羡是一个网络人气作家。

那是他在签售会上第一次抛头露面,虽然是第一次,但却很熟稔地正在跟排队的粉丝们谈笑风生。

“和这么好看的姐姐合照,应该是我赚了才对。”

“多写一句花怜一生推是吧,没问题!”

一边儿递书的江澄被他恶心的不行,在桌底下狠狠踹了他一脚。

魏无羡面上依然挂着笑,私底下不动声色地说了句:“你这是嫉妒。”

江澄靠了一声,发誓要把魏无羡的脑袋摁进书里。

一上午过去了,魏无羡终于把长队签完,新书也卖的所剩无几。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甩甩手:“哎……签名签的我手都麻了。”

江澄把摊子收拾好,嗤道:“手麻还给自己举相机?”

“还不是因为我风流倜傥,英姿……嗷!别踹了你最帅,江澄你才是最帅的!”话音刚落魏无羡又挨了一脚,呲牙咧嘴地远离了江澄。他兴冲冲地往别的摊子跑,回头冲江澄喊:“我去逛逛展子,你帮我看一下摊儿!”

江澄被这厮气的七窍生烟,又不能发作掀了摊子,一张脸直接给憋成了酱猪蹄的颜色。

这边魏无羡哼着小曲儿在人群中穿行,左拐右拐来到一个RPG的摊子。魏无羡看了看活动介绍,说是通关这个RPG小游戏能挑礼物。

摊前仅有的三台电脑旁围满了人,魏无羡摸摸下巴觉得挺有意思,于是往人群里挤。待他挤到电脑旁边儿,发现这个位子坐着一个跟他年龄相仿的青年。

魏无羡看了两眼他的操作,震惊了。

只见被操纵的小人行云流水般避开了各种陷阱,快速把不断涌来的怪物杀的一只不剩。

魏无羡在旁边看得下巴都掉了。

这个游戏关卡挺多,这个青年又神操作了约摸五分钟,victory的字样便呈现在屏幕上。周围一片喊六打call的人,魏无羡也跟着六六六了几声。

摊主过来问他要什么样的礼物。结果人家摇摇头表示不用,问道:“能不能让我继续玩一个小时?”

摊主有点尴尬,毕竟一共就三台电脑,少了一个肯定活动会受影响。但是周围的人都表示让大神玩吧,我们看着就满足了。于是摊主也只好同意了这个荒谬的请求。

魏无羡在他们讲话时上下打量这个青年。

好看!

这是魏无羡的第一个念头。

好看!

这是魏无羡的第二个念头。

好……我靠!

魏无羡第三个念头被青年的回头一瞥生生吓萎了。

披麻戴孝!

这是魏无羡的新念头。

这青年肤色白皙,如琢如磨,眼睛的颜色淡若琉璃,俊极雅极。可就算他再好看,也扛不住他一脸活像死了老婆的苦大仇深。

难得生就一副美人胚子的模样,偏生是个小古板。魏无羡长叹一声,又转念一想:小古板也不错,越撩越好玩儿。

这时,人群发出的嘘声打断了魏无羡的思索。

抬眼一看,魏无羡又被他的操作震惊了。

屏幕上的小人正表演着各种惨烈的死法,什么被地刺扎透、被斩成两截、被火柱烧死,各种死法应有尽有。

一小时内,他把关卡里几乎所有的死亡点都试了一遍。但无一例外的,死去的小人会在复活点重新出现。

魏无羡暗自思忖,原来这小古板是个腹黑虐待狂?要命要命!

青年把所有死亡点都试过以后,便“嚯”地站起来转身离开。

魏无羡立刻闪到座位上,无声地转头冲摊主邪魅一笑。

刚才看那个人通关了两遍,魏无羡轻车熟路地一顿操作,竟然仅用了不到五分多钟就通关了。

在旁人羡慕的眼光下,魏无羡扛着两个等身兔抱枕一路小跑出了会场。

他左顾右盼,在马路对面看到了刚才的那个青年。

魏无羡抱着俩枕头就往马路对面跑,被抱枕挡住的狭窄视野使他没有看到侧面驶来的汽车。

“小心!”

魏无羡感觉自己被狠狠推了一下,直接摔在了路边。与此同时“嘭”的一声,他看到那个青年如同轻薄的纸片一样被车……

被车……撞了?

魏无羡猛的爬起身子又要往马路上冲,忽然手腕一痛,整个人被拉了回来。回头一看,正正迎上一双颜色极浅的眼睛。

这不就是刚才被车撞到的青年!

魏无羡又看向马路,本来已经停下的肇事车消失了,干净的路面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魏无羡瞪大了眼睛:“还有这种操作?”

“以后小心。”青年松开了握住他的手腕,转身直接走了。

可魏无羡是谁?
 
两秒后他就就没脸没皮好死赖活地跟在后面,把一个抱枕塞进青年的的怀里。

“你救了我的命,你得对我负责!”

那青年神色冷漠,把抱枕又递给魏无羡。转身欲走却被他拉住手腕。

“所以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tbc—

【请大家放心】LOFTER没有无差别封号和封禁文章!LOFTER的审核标准没有变化!

包包包子铺!:

LOFTER官方博客:



下午收到用户反馈,LOFTER内大量用户的文章和账号无故被封禁。该现象系反垃圾处理系统在审核处理谣言内容时产生了误伤,现在已经开始将误封禁内容逐一审核解封,请大家耐心等待。




请大家放心,经跟审核部门确认,LOFTER近期审核标准没有发生变化,请放心使用LOFTER!目前审核系统已经修复。我们的审核标准保持不变,大家可以继续在LOFTER正常的发布内容!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