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鬼の发情期【双玄车】

*原文关于鬼会发情脑洞
*敲级ooc!请注意!!
*剧情稍长,接原著,车在后
* 囚禁结局, 慎入  !!
ok?    那么☞欢迎上车
剧情放lof
车走评论

半晌,贺玄淡淡道:“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

师青玄目光呆滞地盯着前方神坛上的一排骨灰坛,以及地上那两把支离破碎的扇子,许久讷讷地道:“我想死。”

贺玄冷然道:“你想得美。”

紧接着贺玄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师青玄闭上了眼。

他感到额前一痛,那只手插进师青玄的发间,向后近乎是扯着他的头发。他的头皮生疼,先前挂在眼角的泪水顺着被迫仰起的头划下。

师青玄的头发忽的披散下来,贺玄抽回手,将一支发簪扔在地上,然后一脚碾在上面。

玉簪啪的一声便化为齑粉,师青玄呆呆地看着那双漆黑长靴和一地粉末,半晌痛苦地低喃道:“哥……”

还记得他飞升时无限风光,少君倾酒的佳话更是广为流传。那支镶了玄玉的发簪便是飞升时师无渡送他的礼物,一直被他很宝贝地绾在头上。

现在发簪没了,送他发簪的人,也没了。

簪子粉碎的声音把那些怪人们吓了一跳,片刻后他们又重新围了上来,在那具无头尸体旁嘻嘻哈哈,手舞足蹈。

师青玄的空洞而绝望的目光重又落在他哥哥的尸身上,张了张嘴却未吐出一个字。整个牢房漆黑的可怕,怪人们诡异至极的呵呵哈哈声充斥着这阴暗狭小的空间。

贺玄看着满身是血的风师,看着他失去焦距的双眼,耳边又聒声不断,顿时觉得心烦意乱。

“够了!”

贺玄大喝一声,一掀左手。几个怪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竟是瞬间化成了一滩血水。剩下的吓得直接缩成一团,连忙手脚并用地逃离那具尸体。

贺玄一手提着师无渡的头,一手揪住师青玄的衣领,转瞬遁入了黑暗。

什么缩地千里,都是他复仇的圈套罢了。堂堂绝境鬼王在自己的领地上要是真的无法来回穿梭,那才是笑话。

在黑暗中步行了约摸半柱香的时辰,师青玄感到自己被猛的摔了出去。他现在本就是凡人之身,受了先前生不如死的折磨,这一摔便直接昏了过去。

他感到自己身处一片混沌之中,耳边响起师无渡那狂妄的声音:“你活了那么多年,还是只阴沟里的鬼,你再怎么跳脚也没有任何用,你也救不回你的亲人,因为他们早就全都死了!”

“哥……哥哥 ?”

“哥你在哪儿?!!”师青玄疯了似的地往发出声音的方向跑去。“应我一声啊哥!你在哪儿?!”

——“悔过之心?  哼,笑死人了!亏你还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你跟我谈悔过之心?我告诉你,没有这种东西!”

“哥你别说了!你别说了啊!”师青玄崩溃的跪在地上,跌跌撞撞地爬着:“求你……别说了”

——“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师青玄浑身剧烈地抖着,连话都说不全了,只是不断重复地喊着哥哥。

只听他身后又响起那狂妄倨傲的声音:“青玄,哥哥先走一步,下面等着你!”

师青玄感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溅在他脸上,顿时四周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儿。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猛的睁开眼,胸膛剧烈地起伏,目光过了良久才重新聚焦。他坐起身来,发现自己竟是在床上。

“可算醒了,我还寻思就这么死了便宜了你。”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一身黑袍的贺玄走过来站到他旁边。

师青玄先是呆滞了两秒,然后猛的向后躲去,只想离那人越远越好,仿佛贺玄是什么凶神恶煞、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

可他才往后一缩就感到手腕上火燎火燎的疼,低头一看竟是一副手铐铐住了自己的手。

“想逃,你觉得我会放了你吗?”

这时,本来站着的贺玄突然弯腰,用手钳住他的脸颊,强迫他扭头看向自己,在他耳边轻轻的,一字一顿的说道:“不,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
评论打卡上车ପ( ˘ᵕ˘ ) ੭ ☆

评论(65)

热度(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