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毛绒绒恋爱法则》(3)

*雪豹杰克x雪原狼奈布
*内容沙雕请勿考究
*ooc预警

【1】【2】【3】

13.
第二天一大早奈布就被大猞猁提留了起来——准确的说是被大猞猁的尾巴蒙住了口鼻然后憋起来的。对方想让他了解一下领地,最好是趁着时间还早出去看看。

奈布的倦意在出洞后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外面的温度比起昨天不知道又降了多少,雪狼没有防备,被刺骨的寒风吹得打了个喷嚏。他抽抽鼻子,立刻抖松了皮毛来抵御严寒。

大猞猁摆摆尾巴让他跟上,奈布有些羡慕——对方的毛看上去蓬蓬软软的,保暖效果肯定很好。雪狼想象了一下把口鼻埋在皮毛里磨蹭的感觉,那一定棒极了。

14.
大猞猁因为伤走的有些慢,导致奈布几乎是贴着他的尾尖走。巡视领地是个无聊的活,况且大猞猁的领地大得离谱,照这速度走到春天也走不完。不过奈布注意到他的领地边缘几乎没有气味标记,要不是看到大猞猁在岩壁上蹭了蹭,他还真没发现这里有条气味边界线。

不过转念一想,雪山这么恶劣的环境,猎物稀少,捕食者的密度很低,大猞猁不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看守边界,就是十天半月更新一次气味也没什么问题。

“记住这个峭壁,下面是乱石滩。”

大猞猁在石壁的尽头停下了脚步。他知道奈布听不懂,于是将一块石子踢了下去。奈布看到小石子在空中“倏”地消失不见,几秒后谷底传来一声闷响。

“如果在这附近捕猎,尽量把猎物往断崖赶,让它掉下去。”

奈布眨眨眼示意自己知道了,于是大猞猁转身开始顺着边界线继续蹭毛。

奈布这时候慢慢拉开了与大猞猁的距离,依照他的经验,像石壁这种天然风屏附近肯定有些耐寒的植物,而有植物就可能有猎物。

奈布竖起耳朵谛听,同时环顾四周。看别人更新边界这种事到底不如捕猎来的有趣,很快奈布就看不到大猞猁的背影,只能顺着他的梅花脚印边走边找猎物。

大概走走停停了有几百米的距离,奈布突然听到了极其细微的“咔嚓”声。他兴奋地转动耳朵确定声源——雪层下藏了一只正在嚼草根的小东西。

奈布曾经见过雪原上狐狸捕猎老鼠的样子。对付这种藏在雪底的猎物,它们会高高跃起,然后一头扎进雪堆里出其不意地杀死老鼠。虽然这个方法看起来有点蠢,但对付这种机敏的小型猎物特别有效。

奈布后腿弯曲,然后用力蹬地高高跃起。他在空中扭动尾巴调转方向,鼻吻直冲雪堆。雪狼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然后“噗”的一声陷进雪里。

奈布从雪里钻出来时嘴里已然叼着一只瘫软的雪鼠,他抖掉毛上的积雪,小跑着跟上大猞猁。

杰克看到他嘴里叼着的猎物惊讶的抖抖耳朵——雪狼能发现并捉住他都没察觉到的雪鼠,对方娴熟的捕猎技巧可见一斑。

杰克相信他会是个好搭档。

15.
标记了半片山的领地,大猞猁终于开始往回走。过了一会儿,奈布看到一块熟悉的大石头——他之前从这底下刨出了黄麂。

奈布想起了昨天的狗群,突然一阵灵光闪过脑海。他把雪鼠吐到地上,冲大猞猁摆摆尾巴:“你等我一下。”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不出奈布所料,他还没走近狗群的尸体就听到了聒噪的鸟叫声。

是秃鹫。 

雪狼放轻脚步,悄无声息地借着皮毛的掩护接近鸟群。每一具猎狗的尸体上都站着一两只秃鹫,奈布锁定了其中一只鸟,他匍匐着慢慢接近,等距离够近时猛扑了上去。

雪狼成功咬住了一只秃鹫,其他的鸟“呼啦”一下子全飞到了天上,在他头顶盘旋啸叫。

奈布扑的地方不太对,他只咬住了秃鹫的左脚杆——一击毙命是做不到了,只能用两只前爪挥舞着给对方制造更多的伤口。

毕竟是吃肉的猛禽,只听秃鹫怪啸一声,两只翅膀扑扇着就要起飞。这种雪山上的食腐鸟类翼展超过三米,飞行负重可达百十公斤。奈布感到巨大的上升气流吹乱了他的毛发,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轻飘飘。

雪狼明白——离了地面,再厉害的走兽也是死路一条。于是他发狠地咬住秃鹫的脚杆往下拖,牙齿甚至刺穿了脚杆的角质层咬到了骨骼。

那秃鹫疼得连连尖啸,它见自己飞不起来,便低头用鸟喙狠狠啄向奈布的眼睛。秃鹫的鸟喙弯而硬,撕开皮肉轻而易举。奈布没办法只能松开嘴跳到一边。

那秃鹫摆脱纠缠后立即振翅欲飞,奈布哪会给他逃跑的机会。这次他看准了时机,斜蹿到秃鹫的胸旁一口咬在了大鸟左翅尺骨的位置上。与此同时他感到后颈一阵火辣辣地疼——秃鹫啄下了他的一大绺狼毛。

只听“喀啦”一声脆响,秃鹫的左翼斜斜垂到地上——这只鸟已经飞不起来了。奈布咧咧嘴,胜负已分,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

那秃鹫还在垂死挣扎,拼命扇着翅膀想离开地面。可惜左翅已经动不了了,整只鸟只能像只陀螺一样原地打转。

奈布一个蹿跳跃到鸟背上,借着惯性用嘴扭断了秃鹫长长的脖子。

雪狼拖着战利品回去的时候,看到了大猞猁惊讶的样子——鸟类的肉酸腐难吃,为了抓秃鹫而受伤根本不值得。不过对方没吭气,还检查了一下他有没有受伤。大猞猁的举动让奈布倍感欣慰,他摇摇尾巴叼起秃鹫,往洞穴的方向走了两步。

秃鹫有点大,翅膀耷拉到地上也不是很好拖。最后还是大猞猁主动交换了猎物,这才顺利地回到洞穴。

16.
到了洞穴以后,杰克看到奈布将秃鹫身上的毛一根根扯下来。他把大鸟的正羽和绒羽分开放置,前者铺在地上起隔热的作用,后者堆在正羽上用来保暖。雪狼折腾了半天终于做好了一只窝,他站在窝边兴奋地摇着尾巴要杰克来试试。

做窝的时候不少鸟毛粘在了雪狼的爪子和嘴上还没来得及舔掉,杰克看着他满嘴鸟毛的样子,喉咙里发出了呜鲁呜鲁的笑声。

大猞猁用爪垫蹭蹭脸,对奈布做了一个清理皮毛的动作。奈布根本不在意这些羽毛,他蹿到大猞猁身边把他推到窝前让他趴下。对方颇为无奈的听了他的要求,整个身子缩在窝里蹭了蹭。

杰克是真的惊讶。他从没有想过用鸟毛做窝。长这么大他一直都睡在洞底的石头上,根本没想过像雪狼这样做个柔软而暖和的窝。

对方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他见杰克乖乖趴在窝里,于是转身继续拔秃鹫毛准备给自己也做一个。

捣鼓好两个窝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奈布完工的时候太阳已经贴近了地平线。借着余辉的光线,他和大猞猁分食了雪鼠和秃鹫。或许是心情好的原因,奈布并不觉得鸟肉有多难吃,倒是大猞猁嚼了两口就皱着眉头推开了大鸟。奈布也不客气,把对方不爱吃的东西全塞进了自己的肚子。

17.
大猞猁是真的爱干净,吃完猎物立刻开始清理自己。奈布瞧他舔湿自己的脚掌,然后用它清洗脸和胡须。过了一会儿,大猞猁又开始舔理胸口和身上的毛。

猫科动物柔韧的身段让大猞猁可以轻易地舔到自己后背和腹部的皮毛,而奈布就不行了。以前他都是在雪里打几个滚把背上的毛蹭干净,在族群里的时候则是依靠大家互相舔毛来保持洁净。

奈布吃完秃鹫,把骨头残骸什么的统统丢出洞,然后一头扎在雪堆里滚了滚。他站起身抖掉身上的雪,又把口鼻在积雪上蹭了蹭,确定把所有血污弄干净之后才回洞趴在自己的窝里。

他看到大猞猁已经闭着眼睛蜷成一团,不知道睡了没有。奈布辗转反侧,趴在窝里睡不着,于是轻声道:“大猞猁?”

黑暗中他看到大猞猁睁抬起了脖颈,橙红色的熠熠眼睛发光。

雪狼想了想,继续说道:“我叫奈布。”

他怕对方听不懂,又重复了几遍“奈布”。大猞猁眨眨眼,也小声咕哝了一句什么。雪豹的声带比较长,导致他的声音很低,奈布支棱着耳朵才听清他说的是“杰克”。

“你在这生活多久了?”

“明天我带你看看剩下的领地。”

“这附近有狼群吗?”

“你做的窝很漂亮。”

…………

两只不同物种的生命你一句我一句,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懂就这么慢慢交流着。不知道是凌晨还是黎明,奈布终于觉出了困意。他打了个哈欠,把头埋进颈窝哼哼两声,当做给大猞猁说了晚安。

杰克眨眨眼,凝视着雪狼一起一伏的脊背,轻声道:“晚安。”

18.
这几天大猞猁一直带着奈布熟悉领地,向他传授一些简单实用的捕猎技巧。因为大猞猁有伤,所以捕猎大部分是靠奈布独自完成。有时猎物快要逃之夭夭或者偏离驱赶的路线,杰克就会扑上去帮他一把。

慢慢的杰克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于是狩猎变成两人共同参与的事情。经过这几天的磨合,奈布已经差不多能听懂大猞猁在说什么。就算有时没听懂,他也能从对方的肢体语言中大致猜出意思。

在雪山上,一加一远远大于二。以前杰克单独出猎,至多两次能有一次抓着猎物,但有了雪狼的帮助以后,几乎每次都能成功。狩猎时他一个眼神,对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这种默契感让杰克感到十分称心,他是第一次体会到合作狩猎的优势。他猜测这可能就是奈布急于寻找狼群的原因。

一经过几天的磨合,他们进攻的时候模式已经大致成型。捕猎时他俩会从不同的方向接近猎物。奈布先出击追赶猎物,在必要时刻由杰克继续追赶或扑杀猎物。

他们这么分工是有原因的。狼的耐力极佳,能以五十五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连续奔跑二十公里不停歇。而雪豹则长于爆发,短跑速度能达到一百一十公里每小时,但超过一千米左右便会脱力,速度下滑很快。

所以平时都是奈布追逐猎物,将其驱赶至杰克埋伏的地方,然后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雪狼身上的猎物往往会被雪豹扑个正着。

不管天气多么恶劣,他俩总能捉到维持温饱的猎物。然而这几天雪季已经完全来临,野兔这种小型食草动物越来越稀少,为了填饱他俩的肚子,杰克终于把念头打到了岩羊的身上。

事实上雪豹的主食一直是岩羊,只是杰克碍于身体有伤才一直没有捕猎这种大型食草动物。一来岩羊的耐力好,如果埋伏的位置不对跑上几公里很可能连一根羊毛都咬不到,二来它们善于攀爬,在近乎垂直的岩壁上也能健步如飞。换做平时杰克在石壁上追逐羊群是根本不成问题的,可受了伤的他不敢冒险捕猎。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杰克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少奈布看不出新长出的毛和原来的毛有什么区别。于是一天晚上,杰克向雪狼大致交代了捕猎岩羊的策略。

依旧是奈布先驱赶猎物跑向杰克,分散羊群的注意力并消耗它们的体力。如果岩羊们跑向石壁就换雪豹继续追赶。

奈布不会攀爬,毕竟狼都是在广阔的雪原上捕猎,他们的身体构造更适合奔跑而不是攀岩,所以陡峭岩壁上的捕猎只能由大猞猁代劳。

岩羊群是不断移动的,奈布和杰克找了一天一夜才在离石洞十几公里外的山坡上发现了猎物的踪迹。

两只猛兽悄无声息地跟在羊群后 然后兵分两路接近猎物。奈布首先从藏身的雪堆里冲了出去,羊群立刻四散溃逃,但很快又形成了一个方阵,幼崽和雌羊被围在里面,公羊在外面。

跑了一阵之后,受惊的岩羊们发现捕食者似乎只是一匹孤狼,于是渐渐放满了速度。奈布讽刺地咧咧嘴角,停下了追赶羊群的步伐。下一刻羊群的另一端爆发出一阵嘶鸣,奈布知道大猞猁已经完美结束了这场狩猎。

奈布把猎物驱赶到雪豹附近后,杰克看准时机蹬地跳起,落在离他最近的一只公羊背上。雪豹将近一百公斤的体重让那只可怜的岩羊一下子被压的跪趴在地无法动弹,只能任由背上的猛兽将尖牙抵上自己的脖子。

剩下的岩羊跑的跑散的散,奈布小跑着和杰克回合,对方舔舔嘴角将猎物的脖颈让了出来。奈布因为长距离的追赶而喉咙干涩,于是他凑过去舔了两口温热的羊血。

一只羊如果省着点吃足够他俩撑过一周。杰克用舔舔擦擦嘴角的鲜血,叼着羊脖子开始把猎物往回拖。

雪又开始小片小片地飘落 ,奈布看着雪地上大猞猁漂亮的梅花脚印,三步并作两步蹭过对方毛绒绒的侧腹和他一起叼着猎物并肩行走。

—TBC—

拖这么久试图凑4000字把更新弄长一点15511
以及这章过渡叨下他俩怎么混饭吃,下章我要插刀使劲虐虐两只毛团并且不接受反驳【(′゜ω。‵)】

(手机怎么弄合集,救救孩子)

评论(11)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