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梦与猫与糕点师

*沙雕童话预警

*ooc预警

*糕点师x柴郡猫 (加了点设定)

1.

西点国有很多小镇,奈布大部分都去过。倒不是说他喜欢居无定所随心漂泊,而是他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对小镇的居民不好。

奈布是只猫妖,而且是以梦为食的那种。和普通种族的猫不太一样,他的皮毛是蓝色的,上面还有一道道紫色的条纹。不过欧蒂利斯大陆上什么种族都有,他很容易被人们当成普通的幽灵猫而忽视掉。

作为一只妖精,他靠吞噬人类的梦境维持生活,一般三四天吃一个梦。要知道,其他食梦的妖精都是一天十几个几十个梦的吞,能放进嘴里的绝不让它溜走。

奈布已经算很善良的猫妖了。他们这一族饿的很快,只有不断的吞噬梦境才能缓解饥饿感。但坏就坏在梦境是人类的潜意识,是他们用精神构造的另一个空间。吞掉一个人的梦境,就相当于吞掉他的一部分精神力,所以被偷走梦的人会神志恍惚一些日子。如果被连续吞噬梦境,这个人类很快就会死亡。

由于其他吃梦的妖精们过于暴饮暴食,导致奈布这一族都被猎魔师划为需要猎杀的邪恶妖魔。

大部分妖魔都敌视人类,但奈布和它们不一样,他挺喜欢人类的。虽然这个种族寿命很短,身体也很脆弱,但却奇迹般在妖魔横生的大陆上开辟出了属于自己的空间。奈布很钦佩这个种族,他不希望自己伤害到人类,所以尽量忍饥挨饿。

但老待在一个小镇的话对居民的伤害还是太大,于是奈布不得不过着居无定所的流浪生活,在王国的各个地区辗转。

他去过很多地方,也听过很多故事。有公主和王子的童话,也有关于矮人宝藏的秘密。但他最感兴趣的还是调梦师的故事。

传说调梦师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梦境,甚至能在现实中凭空捏造梦境。奈布希望调梦师是真的存在,因为那样他就不用再吞噬人类的梦境了。但传说毕竟只是传说,随心所欲制造并操控梦境的能力怎么可能存在呢?

2.

奈布在这个小镇上呆了将近两个月,给这里的人们带来的痛苦已经够多了。他决定明天就离开这里前往下一个小镇,不过在那之前得先摘一个梦当做路上的口粮。

正午的时候,奈布偶然路过一户人家。屋里有个梦,可能是主人在午睡。他决定早点上路,于是轻悄悄地飘过屋檐钻进梦中。奈布开始找寻连接梦境和现实的丝线。只需要小心翼翼地扯断这根线,他就可以带走这个梦。

寻找了一会儿,他听到远处有嘈杂的声音,像是放置了太久的干裂柴火被点燃后发出的噼啪声。或许是屋里的炉火烧得太旺,奈布抖了抖耳朵没有理会。

丝线就像是被藏起来了一样无处可寻,周围的景色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有些模糊,奈布闻到了烟的味道。他猛然意识到这个梦境或许是个陷阱,被猎魔师伪装好后放在这里守株待兔。

食梦的妖精可以自如进出由意识产生的虚幻空间,但空间破碎之后它们就会从里面掉出来。连着梦境的现实之地很可能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只要从这里出去就会掉入火中。

他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太晚了。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层层屏障,奈布试图撞开它们,但每次都被生生弹了回来。

梦境开始分崩离析,裂缝从天空出现,不断往下方蔓延。滚烫的热焰裹挟着烟的味道从裂缝中蔓延进来,奈布咳嗽着继续撞击幻境的边缘。虽然他知道破坏屏障逃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更不愿放弃希望束手就擒。

浓烟熏得奈布有些头晕,他屏住呼吸继续用身体撞着前方。突然,奈布面前的一小块屏障消失了,他还保持着撞击的姿势,一时没收住动作重重摔在地上。身下干爽清凉的泥土和刚才被烤得灼人的空间截然不同。

显然,这是另一个梦。

奈布没时间思考这个梦境怎么会连到这里,身后的烈焰正朝他扑来,这是逃生的唯一机会,奈布立刻撒开腿跑了起来。

他不敢回头看,就这样一直跑着。刮来的风灌进他的耳朵,掩盖了木柴燃烧的"噼啪"声。肺部的空气快要耗尽,缺氧使他眼前发黑。等奈布惊觉前方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悬崖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就这样从崖边掉了下去。

奈布在空中闭上了眼,感觉重力撕扯着自己的皮毛,将它往下拖拽。呼啸的风中夹杂着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然后奈布掉在了一个柔软的东西上。

有谁接住了他。

奈布猛的睁眼,和一个人类对上了视线。站在屋里的人类穿着类似糕点师的行头,正挑眉看着怀里突然出现的蓝色小猫。

奈布刚经历了惊心动魄的生死逃亡,下意识觉得这个人类也是来追他的。于是蓝色的小猫伸出爪子狠狠划伤了男人的手臂,挣脱怀抱从糕点师身边的柜子上顺窗跳了出去。奈布听到身后传来男人吃痛的嘶声,他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一溜烟拐进小巷躲了起来。

黑暗中奈布快要被自己剧烈的心跳声震碎耳膜,他趴下缩成一团平复自己的呼吸,脑子里一团乱。

——那个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个男人又是谁?

奈布还没来得及细想,他的胃便一阵抽搐。可怜的小猫已经一周没吃东西了,再不进食就真的要饿死了。但现在不是晚上,哪来的梦境给他呢?

奈布本想强迫自己用睡眠忘记饥饿,下一刻一股糕点的香气飘进了他的鼻子。

真的很香,奈布的胃又翻搅起来,他改了主意,决定买一个糕点再睡。虽然人类的食物无法缓解他的饥饿感,但吃点东西总能给他些许心理慰藉。

奈布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人类的姿态了,他害怕不小心露出耳朵和尾巴,于是变了件兜帽衫披在自己身上。

他从小巷拐出去,循着香味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家糕点店。柜台上摆满了面包和蛋糕。奈布咽了咽口水,走到柜前打量这些精致的糕点。店主好像在里屋,奈布冲店内喊了一声,然后低头专心挑选蛋糕。

脚步声响起,他抬头看到一个系着围裙的男人从屋里走出来。看清那人长相的一瞬间奈布瞪大了双眼——这不是就是刚才接住他的那个人类吗?!

"要点什么?"糕点师温和的看着他。

奈布慌忙垂下眼睑切断了视线,他不自在的拉低了兜帽,小声说道:"我要那个蛋糕。"

糕点师从柜子里取了一个糖霜最厚的递给他,奈布看到对方的手臂上缠着绷带,上面还殷着点红。他不敢再看下去,拿到蛋糕便逃似的跑开了。

奈布边跑边回想男人裹着纱布的手臂,愧疚感充斥着他的内心:那个人类只是个普通的糕点师,恰好接住了从梦里掉出来的他而已。然而自己不仅没道谢,还狠狠抓伤了那个糕点师。

奈布脑袋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街道的中心。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喷泉,水流源源不断的从两个铜铸天使托举着的的瓶中流出。奈布走到水池边掏出蛋糕,刚才跑的有些急,蛋糕被挤得变了形。他盯着沾在袋子上的糖霜,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异样。

下一刻,奈布猛的一拍脑袋懊恼地喊:"我忘记付钱了!"

声音太大,他脚边停着的几只鸽子"呼啦"一下全飞上了天空。奈布抬头看了看,又颓丧的坐了下来——先是抓伤了对方,然后又白拿了这么好的蛋糕。奈布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年轻的糕点师了。

他小声嘟囔着自己的愚蠢,然后撒气般狠狠咬了口蛋糕。厚厚的糖霜融化在奈布的味蕾上,甜丝丝的味道让他低落的心情逐渐好转。身为猫妖的他无法尝到甜味,只有变成人类的时候才能品尝到这个味道。

奈布三下两下解决了蛋糕,把剩下的碎屑都留给了脚边的鸽子。周围的行人来来往往,奈布舔干净粘在手指上的糖霜,拍拍衣服上的灰站了起来。

这应该是另一个西点国的小镇,但奈布从没来过。他向路过的行人打听了一下:这个小镇位于王国的西部,跟他之前生活的地方隔了足足一百多里。

奈布暗自舒了口气,看来那些猎魔师是暂时抓不到自己了。他在没人的角落悄悄变回猫,随便找了个避风的巷尾蜷缩成一团准备一觉睡到晚上。

3.

可惜奈布并不困,直到月亮出来也没有一丝睡意。路人的闲聊他倒是听了不少,至少他听到了那个糕点师的名字——杰克。

月光细细碎碎地撒在街道上,奈布从小巷里钻出来。每个屋子里都装满了梦境,他只需要随便挑一个就好。蓝色的小猫轻巧地跃到一户人家的屋檐上,然后突然发现有什么不对。

他好像不饿。

奈布愣愣的用尾巴戳戳自己的肚皮——的确不饿了,难得的饱腹感甚至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是什么填饱了他的肚子?

一周以来奈布只吃过一个糖霜蛋糕,这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奈布激动得哆嗦起来——这个小镇的食物竟然可以填饱食梦妖的肚子!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再也不用过以前那种东躲西藏忍饥挨饿的生活了!

一想到自己竟然能够用人类的食物缓解饥饿,他就兴奋得直摇尾巴。

第二天,在吃了六个人类的苹果派之后,奈布沮丧的发现能够带来饱腹感的食物就只有杰克先生的糕点而已。

肚子很快又饿了,但买苹果派花光了他身上所有的钱。奈布耷拉着耳朵,思考着如何从杰克先生那里得到一个蛋糕。

4.

糕点师转身从烤箱里端蛋糕的时侯,余光瞥到了几天前抓伤他的那只蓝色小猫。他看到小猫轻巧地跃到柜台上,嘴里叼了一个甜甜圈然后飞快地跑走了。

"等等,那个甜点还没……"

他本来想叫住小猫,但它跑的太快,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5.

奈布很郁闷,他发现杰克先生的糕点也不起作用,一个甜甜圈下肚之后他的饥饿感丝毫没有减弱。

"但昨天的蛋糕的确……"奈布小声嘟囔:"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奈布决定再拿一块和昨天一模一样的糖霜蛋糕。他本来打算故技重施,躲开杰克先生然后悄悄带走一块,但直到暮色渐沉都不见糕点师先生有离开柜台的迹象。

眼看就要打烊了,奈布蔫巴巴地蹲在柜前,对着柜里的蛋糕望眼欲穿。

"你想要哪个?"糕点师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奈布权当自己是只傻傻的幽灵猫,对他的话丝毫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奈布闻到了糖霜的味道——杰克给他递了一块蛋糕。

"你想要的是这个,对吗?"糕点师把蛋糕包起来,然后递给奈布:"快回去吧,天要黑了。"

男人把蛋糕放在他脚边,然后转身进屋开始收拾东西。奈布看了看脚边涂着厚厚糖霜的蛋糕,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叼着蛋糕走了。

果然,糖霜蛋糕可以代替梦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奈布依旧感到欣慰——至少他不需要再吞噬梦境了。

杰克先生和他的糖霜蛋糕,让奈布暂时逃离了食梦妖必须不断吞噬梦境伤害他人的宿命。

6.

安逸的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奈布在这个小镇已经度过了两个月的时光。每天早上,杰克先生都会在店门口给他放一个裹着厚厚糖霜的蛋糕。慢慢的,他对这位糕点师有了更深的了解。

杰克先生是个很温柔的人。

奈布曾撞见过他带着打烊后剩下的面包去喷泉附近喂鸽子。应该是经常来的缘故,那些本来机警的小东西一看到他都“呼啦”一下飞过来,甚至有胆大的直接停在杰克先生的肩头。面包都掰完以后,杰克先生便坐在水池边歪着头看那群鸽子。

奈布躲在街道拐角悄悄地看着那几只正在啄食面包的鸽子,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杰克先生的。

他贪恋杰克先生的温柔,却又碍于自己是只食梦的妖精而不敢接近。他不想因为自己给杰克先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又不愿意轻易远离这份温暖。那么好的一个人,笑容温暖得连冰雪都能融化的一个人,怎么可以再给他添麻烦呢?

7.

然而奈布的矛盾心情没能持续多久——镇上来了猎魔师。

他本来想着躲起来,没想到却被一群人堵在了巷口。

各式各样的武器都对准了蓝色的小猫,奈布不断的后退,直到脊背抵上冰冷的墙壁。下一刻,奈布倚着的墙突然分崩离析,他重心不稳向后倒去,掉进了一团白雾包裹的梦境中。

这个梦里空无一物,奈布进去以后就一直在往下掉。在空中下落了一会儿,奈布听到了这个梦境破碎的声音,然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接住了他。

8.

来自糕点的甜蜜香气萦绕在奈布鼻尖,杰克先生用一根手指挠挠他的下巴:“午安,小猫。”

奈布抬头和他对视,糕点师笑了笑,目光落在追到这里的几个猎魔师身上。

“那只猫是食梦妖,不是什么幽灵猫。”一个猎魔师站出来:“它可是会杀人的,赶紧把它交出来。”

奈布紧张地屏住呼吸,糕点师顺了顺小猫背上竖起的毛,然后把他轻轻放在地上。杰克拍拍手,那几个猎魔师脚边腾起了白色的雾。

接下来景象让奈布瞪大了眼睛,他看到那些猎魔师就像巧克力夹心一样被雾气聚集成的面团包裹起来,然后随着杰克先生摆手的动作消失得无影无踪。

杰克先生笑眯眯地收回手,低头对奈布说道:“好了,小插曲已经过去了,让我们言归正传。”他突然收起笑容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视线和奈布平行。

杰克先生顿了顿,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我的糕点好吃吗?”

蓝色的小猫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

杰克笑了,他朝奈布伸出了一只手:“那就留下来吧,跟我在一起,当一只调梦师的食梦猫。”

9.

“调梦师”这个词仿佛一根丝线,将奈布脑海中所有的记忆碎片串连在一起。

——危机时刻救他的两个梦是杰克先生做的。能填饱肚子的是杰克先生夹在糖霜蛋糕里的梦。

是啊,杰克先生是调梦师,是糕点、梦境和奇迹的创造者。

奈布笑了,自己到底在顾虑些什么呢?

下一刻,蓝色的小猫变成少年的样子,然后紧紧抓住了那只向他伸来的手。

午后的微风拂过他的脸庞,糕点的甜蜜香气溢满房间。几只鸽子拍打着翅膀飞过,白色的羽翼下闪烁着梦的碎片。

—END—

    

 

 

—————
杰克:老子终于有猫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更新是抽到夜行枭的我被篱子酒太太爆锤,并要求更文谢罪的产物。好了我回咕咕窝继续咕了

评论(6)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