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毛绒绒恋爱法则》(4)

*雪豹杰克x雪原狼奈布

*内容沙雕请勿考究

*ooc预警

【1】【2】【3】

19.

奈布跟大猞猁配合得越来越熟练,在余粮吃完的第二天便成功捉到了一只岩羊。

把猎物从大老远带回山洞附近后,奈布正准备把岩羊拖进去,余光瞥见大猞猁突然竖起了尾巴——无声地提醒他有危险。

奈布停下了脚步,杰克放下岩羊冲奈布眨眨眼。大猞猁收起爪子,悄无声息地探到洞口看了看,然后勾勾尾巴示意奈布进来。雪狼也学着他的样子摸到洞口。他看到洞穴深处有一个巨大的黑影,边缘还在缓慢的上下起伏。

“看起来是个大家伙。”杰克边后退压低了声音问他:“那是什么?”

奈布眯着眼睛盯了那团黑影几秒,有些难以接受地抖抖耳朵。他无声的对杰克做了个口型:

“熊。”

20.

在海拔2000米的雪山上,根本不可能出现棕熊这种动物。奈布感到一阵厌恶——准又是来自两脚兽的可憎把戏。

这头熊应该和他一样,在被两脚兽运输的途中逃了出来,然后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继而霸占了他俩的山洞。

奈布和大猞猁对视一眼,他估计杰克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对方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用尾巴指了指熟睡的棕熊。

——现在比较重要的是把这团讨厌的毛球赶走,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留着以后再说。

大猞猁清清嗓子,冲洞底咆哮了几声。奈布看到那团深色皮毛的起伏停止了,紧接着黑暗的洞穴中亮起一双眼睛。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对杰克道:“别和棕熊正面硬拼,它的皮很糙。”

话音刚落,棕熊便立起了身子。它好像还不是很清醒,堵住洞口然后冲他俩咆哮起来。

直立吼叫是熊常用的一种恫吓手段,这能使它看起来高大可怖很多。对方显然想睡个回笼觉,妄图吓退他们然后独占洞穴。遗憾的是奈布和杰克并不吃这一套。

棕熊用后背堵着洞穴,他俩没法从身后袭击它,只能从两侧攻击棕熊。不过这也够了,刚开始它还能迅速扭身挡住攻击,慢慢的便有些手忙脚乱了。

杰克很快看出来,这东西的力量很大,但敏捷性就差远了。只要撕咬得快狠准,对方是挡不住的。

很快棕熊便维持不住站姿,它声色厉茬地吼了几声,想往外跑。奈布看准它外蹿的时机咬住了它的尾巴撕扯,棕熊痛嚎一声,把重心往后仰。

这东西少说也有一吨重,被它压到可不是闹着玩的。奈布立刻松开嘴就地一滚,堪堪躲过对方庞大的身躯。

他刚才咬得狠,棕熊尾巴上的皮肉给撕下了大半。这一下直接激怒了它,一吨多重的棕色毛团嘶吼着朝它冲来。

奈布见势不对立刻跑了起来,大猞猁从旁边猛击棕熊的侧腹。可它仿佛感觉不到大猞猁的攻击,只是一个劲闷头朝着他跑。杰克发觉寻常的撕咬无法拦住棕熊的脚步,于是后腿蹬地猛扑到熊背上,爪子深深插进它的皮毛迫使它停止追击奈布。

他在熊背上冲雪狼喊:“这东西的目标是你,你先跑。”大猞猁低头躲过棕熊试图把他扫下后背的爪子,补充道:“我甩掉它后去找你。”

奈布短粗地嚎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飞快地在雪地上奔跑起来。与此同时杰克将爪子深深嵌入熊的皮肉用力撕扯,用疼痛来吸引它的注意。

棕熊看到奈布跑了,恼怒地冲他消失的方向连声咆哮。杰克从熊背上伸爪往它额头上狠狠抓了一道,然后迅速从它背上跳下来。

血从棕熊的额头上流下来,或许是那股铁锈的腥气刺激了它,棕熊放弃了奈布转而把他当做了目标。

很好,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杰克躲开棕熊挥来的爪子,掉头跑了起来。对方显然没料到他会逃跑,过了好几秒才如梦初醒般追了上来。

杰克边跑心里边盘算着甩掉这头熊的路线,看这种动物的体型和爪子,杰克认为它应该不会攀岩。

那就把它引到领地边缘的乱石滩,再爬上峭壁甩掉它。

棕熊在他身后穷追不舍,杰克没想到它拖着如此庞大的身躯还能跑得这么快。前方就是乱石滩,杰克一个箭步窜上石壁继续跑,棕熊不会攀岩,又不肯轻易放弃,于是跟着他在石壁底部跑。

突然,令杰克措手不及的事发生了。只见棕熊抬头朝他发出一声咆哮,后退两步,整个身子朝石壁撞来。碎石夹杂着积雪扑簌簌地往下掉,杰克用爪子紧紧抠住岩缝,以免自己也掉下去。

那头熊边撞边朝他咆哮,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杰克轻蔑地甩甩尾巴,用血肉之躯撞击坚硬的岩石,这头熊怕是疯了。

一下,两下,三下。

棕熊锲而不舍地撞击着石壁,仿佛感觉不到疼痛。杰克看到它身体一侧的皮毛渐渐变的血肉模糊。

“隆隆,隆隆”不断有石头从峭壁上掉落,整块崖壁都开始颤动。这样下去迟早会掉下峭壁落入熊嘴,杰克立刻掉头往原路跑。

棕熊的撞击还在继续,碰撞的“隆隆”声中混进了一丝细小的声音。

杰克耳尖一抖,他听到了极其细微的咔嚓声。声音很小,却让他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雪崩。

21.

雪潮如奔腾的瀑布倾泻而下,几十米上空的悬崖整个倾塌下来,刹那间地动山摇,奈布脚底的地面甚至也震颤起来。空气中充盈着冰碴雪块,模糊了他的视线。

白色的巨浪从山顶咆哮着摧毁一切胆敢阻挡它的东西,奈布看到雪浪的下方便是试图甩掉棕熊的大猞猁。

“不……”恐惧瞬间攫住了他,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跑!  快跑 ! ! ! ”奈布声嘶力竭地喊:“杰克 !”

“跑!   !   !   ! ”

他的吼声被淹没在天崩地裂的巨大声响中,如同石粒落入汪洋,惊不起半点波澜。奈布在远处眼睁睁望着远处的两个黑点瞬间便被雪浪吞没,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杰克——! ! !”

22.

奈布大声喊着大猞猁的名字。

他的声音四处穿梭,寻找,再空空如也的回来。回到他面前问他:

“杰克?”

雪狼跑了起来,他弓着身子,在山地上飞快地移动。口鼻被寒风刮痛的感觉从远处暧昧不清地传来,那痛感更像是谁努着嘴向他的耳朵里呵气。

奈布的目光定格在悬崖下方,根本没有心思看前方的路。仓促间他绊了一跤,等踉跄着站起身来,恍恍惚惚什么都乱了——血脉搏动与视线混淆在一起,触觉与味觉难舍难分,疼痛逼入了呼吸。

“这么跑在雪山上可不行。”杰克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奈布愣了愣,发现它来源于自己的回忆。

那是他俩第一次捕猎岩羊,对方看到他奔跑的姿势后难得皱起了眉头。奈布的姿势显然不适合在积雪厚度将近一米的山地奔跑。

“观察我的动作。”杰克说:“观察我每一步跨出去多远。观察我的脚掌每次离开地面的时候都是如何伸展的。为了在雪山上减少不必要的体力损耗,你必须学会控制速度。”

话音刚落,杰克便从他身边飞奔出去。

奈布仔细观察雪豹的每一步,如何弯曲脊背,如何伸展前掌,在将身体平直地推送出去之前,又是如何收拢后腿的。

等杰克折返回来时,奈布问道:“我可以试试吗?”

“你的呼吸调匀了吗?”杰克问。

“嗯。”

“那么跑吧,但不要以速度为目标。在雪山上你永远不用担心追丢猎物。”他警告道:“而且你稍后制服它们时还需要用力气。”

奈布点头走开。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撒腿飞奔出去。刚开始时他没怎么用力,但时刻掌握着节奏和速度。他特别注意每一次跳跃,像杰克那样,用同样的方式弯曲脊背,然后尽量将前掌伸得稍微远一点再着地。

他努力的迈出每一步,直到心无旁骛,只管让脚掌稳定着地,同时让呼吸与步伐合拍。他突然感觉自己像燕子一样轻盈起来,仿佛风正在带着他向前。脚下飞驰过的雪地,好像也变成了燕子翅膀下的空气。

“你做的很好。”

杰克的声音吓了奈布一跳——他已经绕着对方跑了一大圈。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动作上,以至于刚才竟然没有看见杰克。

奈布急忙收住脚步,慢跑着转过身来到雪豹身边。杰克把尾巴搭在他的脊背上,帮他平复剧烈的呼吸。

“你学得很快。”

“你忘也够快!”

他狠狠啐了自己一口,同时调整步幅再度跑了起来。脚下的地面上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块,过于蓬松的雪让狼爪深深陷了进去。周围的景色在飞速后退,不一会儿破碎的崖壁便代替了茫茫雪原。

他在坍塌得几乎看不出原貌的石壁下停住脚步,与他剧烈的心跳声相对应的,是四周死一般的寂静——他根本找不到大猞猁!

奈布四肢的血一下子涌到头上,思绪也跟着扭在一起,变得模糊而杂乱。他狠狠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针刺般的疼痛让雪狼瞬间冷静下来。

现在只能依靠你自己,奈布。

雪狼闭上眼睛,把所有的知觉都集中到耳朵上。他在黑暗中祈求着能够听见些什么,但鼓动的心跳声几乎令他变成了彻头彻尾的聋子。奈布将头低垂,耳廓几乎贴上地面,然后他听到了雪层下微小的窸窣声。

杰克!

奈布立刻奔到声音的上方开始铲雪。从山顶滚下的雪太过蓬松,奈布刚把地面挖出一点弧度,周围松动的积雪又扑簌簌把它填成平面。

他不断地重复着刨雪的动作,前爪因为偶尔刮擦到锋利的石头而流出殷红的鲜血。疼痛刺激着他的神经,然后被寒冷冻结在爪尖,再也感受不到。

他在跟死神抢时间,杰克被埋得越久,生还的几率就越低。他要在大猞猁窒息前把他挖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奈布的前掌终于触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他用爪子勾住它,然后拼命向上拖拽。

杰克被他一点一点从地下拖了出来。

奈布咬着对方的后颈将他挪到平坦的雪地上,可刚一松口,杰克的身体便瘫软下去,一动不动地躺在雪地上。看着他毫无起伏的侧肋,恐惧逐渐蔓延上奈布的心。

“杰克?”

雪狼颤抖着用鼻吻拱拱杰克,试图得到回应,但对方只是安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奈布的脑袋“嗡”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破碎了。他轻轻顶着杰克的下颚,试图感受对方的呼吸。

“醒醒。”奈布又推了推他。

没有反应。

雪豹的头枕在雪地上,双眼轻轻的阖在一起。他的表情是那么的平和,仿佛只是在小憩,很快就会醒来。

但他不会醒来了。

奈布用尽全力才抑住喉头翻滚的呜咽,明明杰克刚才还在雪中奋力向上挣扎,还在不断挖掘,还活着……现在他却安静的躺在这里。

奈布有些无所适从,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感到阵阵恍惚。他当然知道对于自然来说,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但灾难在瞬息毁掉了一切时,他才深切体会到了自己的无力。奈布不是没经历过同伴的死亡,但杰克是为他引开棕熊。他不该死去,被埋在雪下的应该是自己。

雪狼缓缓趴伏下来,把口鼻埋进对方的皮毛里。大猞猁的毛皮和他想象的一样柔软,但温度却低得吓人。

他闭上眼睛,呼吸着对方清冷而干净的气息,突然发觉身下的皮毛颤了颤。奈布立刻抬头,他看到杰克剧烈地咳嗽几声,吐出呛在呼吸道里的雪水,然后扭头艰难地看了他一眼,

“你……”

奈布呆呆的看着他

“起来……”大猞猁虚弱的简直只剩鼻音,“你压着我了……”

奈布如梦初醒地站起来,把重量从大猞猁的肚子上挪开。他眨眨眼,恍惚的感觉还没完全消散,但他的确看到杰克还活着,而且在咳嗽。

刚才奈布惊讶得甚至忘记了呼吸,他的胸腔因为缺氧而阵阵抽痛。雪狼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口鼻轻轻抵在大猞猁的脸颊上轻轻蹭了蹭。

—TBC—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