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Dance》R-18

设定:舞蹈家奈布×玫瑰爵杰克
【避雷注意】练舞房play  强制play  蒙眼play  对镜play 
一个关于开膛手日常杀人后看舞剧放松,发现独舞的那个男人比妓女还sexy于是就跑去把他艹了的故事

*521的车,修修补补7500+拖到现在才发
*语言粗俗,剧情紊乱,重度ooc
*啪啪啪中乱七八糟的动作单纯是为满足个人性¥癖,不喜勿喷
 

 
 
*
杰克踩着舞剧开场的钟声走进歌剧院。他找到自己的位置,将沾满水汽的外套脱下,然后舒服的倚在柔软的靠背上。

没有什么比歌舞剧更令人放松的了。杰克深谙这个道理。在英国皇家剧院里上演的歌舞剧,剧本与演员都是万里挑一。因为坐在观众席上的观众无一不是上层社会的贵族或知名人物。

英国皇家歌剧院高昂的票价令底层阶级的潦倒者望而却步,只有耽于艺术的贵族们才有资格进入。

灯光已经消失了,昏暗的剧院里,幕布缓缓拉开。

一群女演员穿着白裙碎步走上舞台,杰克眯了眯眼,看来今天上演的是《Gesele》¹

夜晚的狂欢逐渐落幕,扮演幽灵的女舞者们下台的瞬间,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登上舞台。这是我们的男主角,Abelt.

杰克欣赏着扮演Abelt的青年流畅而充满爆发力的舞蹈,轻轻低吟他的动作:“Grand jete,Glissade……oh… and  Assemble.²”

扮演Abelt的男子还在独舞,柔和的灯光慢慢集中在他身上,仿佛莱茵河畔的皎皎月光。青年的动作无可挑剔,甚至是至高的完美主义者杰克都沉醉其中。

黑色紧身衣随动作而绷紧,描摹出一具肌肉匀称的身体。他的跳跃尤其多,杰克不禁在脑海中想象着一双线条流畅而富有爆发力的腿。

女主角Bathiled的扮演者身着白裙踮起脚尖缓缓从幕后走来。接下来是两个人的舞蹈。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在台上缠绵,动作契合的天衣无缝。

杰克专注的盯着舞台,忽然轻轻笑了出来:“噢,这还真是……天差地别。”

Bathiled和青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女性那过分的柔软娇弱使杰克感到无趣,反观青年的舞姿更能把芭蕾富有力量的美展现出来。

男性拥有女性无法企及的爆发力,这毋庸置疑。青年的每个跳跃或旋转利落而干脆,与Bathiled的缠绵千差万别。

直到《Gesele》落幕,杰克的视线也不曾分给其他任何一个舞者,扮演Abelt的男子牢牢攫住了他的心神。

下一个节目是歌剧,杰克阖眼聆听的时候,脑海里一直在回想那副紧身衣下形状姣好的身体。

一阵熟悉的曲调将他的思绪拉回——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³。

这是今天的压轴舞剧,海报贴的很足,至少杰克便是因此而来。

他叠起双腿,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双手交叉,手肘支在膝盖上,准备欣赏柴可夫斯基创作的——那绝妙的视觉艺术。

台上的魔王已经将公主变成了白天鹅,他们在沉重的打击乐声中退下舞台。另一端缓缓走上了几名女仆和一个缓带轻裘的青年。

那个年轻人一定是王子Seiggride了——被王后逼婚的可怜虫。杰克惋惜的摇摇头,仿佛真的为Seiggride受人摆布的命运感到悲哀。

王子身不由己的情形被台上的舞者表现的淋漓尽致——他的身影被王后鲸骨裙的巨大阴影所遮住,此时此刻宛如一个没有生命的提线木偶。杰克眯了眯眼,这似乎是刚才的那个青年。他们,或者他——动作是一样的流畅。

舞台上灯光骤变,场景由宫殿变为森林。杰克知道,第二幕要开始了。

这片森林是王子和公主相遇的地方。王子喜欢来这里,因为他在森林里能暂时拥抱自由。王子愉悦的心情从表演者的三段大跳中流露出来。至此,杰克确定了这个盛装的王子就是刚才Abelt的扮演者。

——一个人连续扮演两部舞剧的男主角,这真是十分少见,杰克想。

剧情已经到了王子与化身天鹅的公主相遇的时刻,杰克觉得舞台上王子的舞蹈甚至有些喧宾夺主。他身旁化身白天鹅的公主襟飘带舞,却无法使杰克将艺术与她联系在一起。

“唯有你……”杰克的双目中燃烧着强烈而狂热的火焰。他陶醉的喃喃道·“艺术……这才是缪斯⁴女神的至高杰作!”

“不过……还少了一点东西。”杰克看着青年与其他女演员并排谢幕时的稍许不自在,舔了舔下唇。

*
杰克在剧院关门前询问了那个青年的一些消息,一位后台的造型师告诉他,那位舞者是这个新晋舞团的支柱——奈布·萨贝达。

造型师如同聒噪的乌鸦般呱呱不停,连篇的废话里夹杂着少到可怜的几缕信息。杰克只是面不改色的筛选着有用的东西,时而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在听。

“奈布·萨贝达。”杰克咀嚼着这个名字,走时没有忘记在造型师殷切的目光中递给他一笔小费。

虽然那个造型师讲话没什么条理,但似乎知道不少东西。至少——杰克听见了萨贝达先生的临时公寓地址。

他的临时公寓被安排在伦敦东区,那个最近不是很太平的地方。

杰克甚至能想象到,一个手头紧的舞团负责人,捏着手里少的可怜的票子,将他们的舞团支柱堪堪安排进一个刚搬空的“黑色”公寓——人们总是对死亡报以恐惧,特别是当凶杀案发生在你窗前的时候。

除了这座临时公寓,杰克还了解到之前没有住所时,勤奋刻苦而天赋异禀的萨贝达先生一般在练舞厅过夜。

是的,练舞厅。

*
杰克愉悦的哼着小曲,漫步在伦敦潮湿的街头。空气湿的似乎能掐出水来,但这种感觉让杰克倍感亲切。

他曾多次走过这条街道,路面的每一条缝隙,石梯的哪阶长了青苔他都一清二楚。当然,那几天午夜溅在墙角的血渍他也记得分毫不差。

今晚,他第四次路过这座公寓。别墅的灯黑着,没有人。

“看来奈布·萨贝达先生的确痴迷于舞蹈。”这是他不在别墅的第四天晚上,杰克望着二楼漆黑的窗户轻声笑道:“不过这是件好事。”

杰克低下头,整了整因为长时间仰头而微微倾斜的礼帽,转身走进了街角厚重的雾霭中。

*
练舞厅的灯还亮着,未紧闭的窗缝里悠悠淌出不知名的三拍舞曲。奈布·萨贝达正和着音乐起舞。

墙头钟表的时针缓缓滑向十,奈布抹了把汗按停了音乐。他扭头看向窗外,牛奶般浓稠的雾再次笼罩了伦敦这座城市,奈布想起了最近东区要命的连环杀人案,三个妓女被开膛破肚,横尸街头,而警方毫无头绪。一时间死亡的阴云笼罩了这里,人人自危,甚至女性们白天都不敢独自出门。

傍晚的街道上只有几缕孤独的月光而没有一道人影,望着这萧索的景象,奈布叹了口气。

他其实是因祸得福——别墅的旧主人是位女士,而就在前一周的星期三,她的楼下多了一具尸体。

那开膛破肚的惨相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将这位女士吓坏了,她当天上午就将这栋房子以极低的价格租给了奈布的负责人。

奈布还记得那天傍晚他演完《天鹅湖》,在后台休息时剧组的人跑过来兴奋的对他说他的临时住所有了着落。

可比起贫民窟附近的黑色别墅,他更喜欢这个有镜子环绕的空旷房间。

在他身后,门锁发出了清脆的“咔哒”声,奈布还在沉思,这小小的响声并没有将他从回忆中剥离出来。

蓦然间,奈布的视线落入一片黑暗。

——灯灭了

猝不及防的,奈布的双手被反剪至后背,一张丝巾将他的手腕捆了起来。

“谁!”

“放松点,先生。原谅我选择如此冒昧的方式打扰……”

“该死的,放开我!不然我叫警察了!”奈布打断了对方的话,他用力挣扎,试图将双手从丝巾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一只手带着巨大的力道猛的按住他还在挣扎的身子,奈布被钳制在墙角,咬牙切齿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放开我…”

身后的人低笑了一声:“先生,不必惊慌,我没有伤害您的意思。我是为了艺术而来。 ”

来者正用平淡的声音吐出疯狂的话语:“是的,至高无上的艺术,先生。你就像是巴伐利亚皇冠上最完美的钻石,折射着缪斯女神的身影。”

“但你还不完美,81个切面还没有全部打磨光滑。”

来者更像是自言自语,他陶醉在一股莫名的情绪中,低喃道:“这件尚未完成的艺术品就由我来镀上缪斯女神狂乱的银漆⁵。”

这句话结束时,他方才那股奈布无法理解的强烈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来者感性与理性的变化速度之快令奈布感到恐惧。

这个人的情绪很不稳定。

他把一块什么东西覆在了奈布的眼睛上,然后在他脑后打了一个不松不紧的蝴蝶结。确认奈布完全失去视线后,他走到门口打开了灯。

奈布想借此机会大声呼救,可身后的人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

“放弃吧,萨贝达先生。想想看,谁会选择深夜踏足刚发生多起命案的街道呢?”

❤点❤我❤看❤杰❤克☀小❤奈❤布
 
 
 
*
奈布醒来已经九点多了。

他看着钟表表茫然地坐起来,自己竟然睡过头了。

下身那个隐秘的地方一动就火辣辣地疼,奈布又龇牙咧嘴地躺了回去。脑海里关于昨晚的记忆格外鲜明,他现在浑身酸痛,骨头都快散架了。

青年躺在垫子上不再动弹,过了一会儿小声骂了句“操。”

微风拂过他的头发,奈布这才发现窗户是开着的。伦敦潮湿的空气正从外面涌进来,奈布把头扭向窗户,一抹殷红进入他的视线。

窗台前不知什么时候摆了一个盛了半杯水的玻璃杯,里面插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End—

*注释

刚开始只是有车的设定,具体过程和前后的剧情我脑补了很久,卡得几乎动不了笔,好不容易写完了又修修补补了很久。毕竟最初只想着干奈布,撸完车之后才发现根本没法写剧情,因果联系混乱到新境界。

总之终于难产出来了,呜呜呜呜˃̣̣̥᷄⌓˂̣̣̥᷅

文档里存的新坑和脑洞很多,下一篇可能是连载……笔力写不出想表达的东西,十分痛苦了……还有那啥……我属于懒癌晚期更新随缘的咸鱼,你们谨慎看文……

评论(49)

热度(2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