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王子与恶龙》 HE

老流氓恶龙杰克❌纯情“王子”奈布
*7000+童话故事
*沙雕剧情预警
*角色ooc预警
 
  【番外车】
 
 1. 

“哎,听说了么?恶龙这次抓走了西点国的王子呢!”

“什么什么,王子也可以被抓的么?”

“或许只要是王室血脉就符合恶龙抓人的条件?”

“反正三个月之后就送回来了,王子应该也不例外。”

“谁知道呢。”

集市上人声鼎沸,恶龙甚至在欧帝利斯大陆的上空就能听到。他拍拍翅膀翅膀俯冲下来,在接近地面时引起一阵惊呼。

“恶龙!”

人们喊道。

恶龙不以为然,他飞进了城堡,停在国王的寝室外,隔着窗户用巨大的金色竖瞳盯着国王。

“叫仆从把日用品送到高塔,否则我明天就烧了这片土地。”

国王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象征王权的皇冠骨碌碌滚在地毯上。恶龙满意的喷喷鼻息,飞离了城堡。

 2. 

恶龙回到高塔,他缩小了个头——也就比喀麦隆狮子的两倍再大些,用尾巴轻轻推开了沉重的大门。

一个青年翘着二郎腿以极其无礼的姿势倚在沙发上。他看看恶龙,张嘴调笑道:“哎,都说了我不是王子,你怎么就是不信。”

恶龙没理他,用尾巴把他扫到沙发的一边,然后卷起陷进垫子里的一本书,小心翼翼地地放在书架最高处。

王子讨了个没趣,哼哼着换了个姿势躺在沙发上又问道:“你干什么去了?”

“叫国王派人给你送日用品。”恶龙铺平了被王子蹬得皱皱巴巴的地毯,说道。

“噗……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哈……”王子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捂着肚子在沙发上笑得不停。恶龙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王子终于笑够了,他支起身子一本正经道:“我真不是王子。”

“公主们都是这么说的。”恶龙凝视着王子蓝宝石般的眼睛,也一本正经道。

“好好好,随你。”王子挥挥手又躺下了。

“我只关你三个月,你大可放轻松些,把高塔当成你的第二个城堡。以及你想要什么就叫我,我会尽可能给你。”恶龙说完走出大门,将王子重新关在高塔里。

 3. 

其实说高塔是高塔并不恰当,王子觉得这种建筑应该被称作城堡。呃……或许还缺个护城河什么的。

不过瞧这高大的城墙和气派的城垛,箭塔甚至比西点国的还高!城堡里面的装修也奢侈得很,至少王子以前从没躺过这么舒适的沙发。就是窗户太少了,只有顶层才安着窗户,或许是防止公主们逃跑的吧。

管他呢! 反正我都出不去,那条该死的龙。王子恶狠狠地在脑海中想象着如何把恶龙大卸八块,再全部扔进铁锅里烹调一气。

可惜也就想想,因为王子不会做饭。

“蠢龙! ”王子瘫在沙发上嘟囔道,但是天鹅绒的垫子实在是太舒服了,王子说着说着就睡过去了。

其实说恶龙是恶龙也并不恰当。

因为恶龙并不坏——至少他不像其他恶龙一样肆无忌惮地烧杀抢掠,所经之处生灵涂炭。

而且恶龙很奇怪,他有点像童话中的恶龙,会残忍地将美丽的公主关进高塔。可他又不太像童话中的恶龙,因为他只会关公主三个月——三个月后他就会从另一个国度再抓一位公主关进高塔——依旧是关三个月放出来。

这次轮到西点国了。

西点国是欧帝利斯大陆最强大的国家,可国王不太喜欢和平,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占领大陆。周边的小国人心惶惶,他们纷纷结为同盟来抵御西点国。或许是国王残暴的行为令阿芙罗蒂德女神¹心生不满,西点国这么久只有一位王子。

国王倒是不在意,自己的王国好歹是有了继承人。可大臣们都整天愁眉苦脸——没有公主怎么行?到时候恶龙来西点国找不到公主发怒了,整个国家都要受难啊!

国王不管这么多,他只想着如何扩张自己的领土。

公主是什么,能吃么?

 4. 

恶龙也头疼,他想抓的是公主,不是王子。可如果跳过西点国不抓,对其他国家的公主们是有些不公平。

恶龙特地飞去问了他的女巫伙伴,披着斗篷的夜莺小姐笑了笑:“只要是尚未结婚的王室血脉,契约都算成立。”

恶龙不是很懂女巫们的条条框框,他只要能拿到金币就行了。

恶龙喜欢金币,因为恶龙首先是条龙。龙都喜欢屯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比如金币什么的。

恶龙有满满一山洞金币,但他有个烦恼——人类总是试图窃取这些宝藏。

人类太过渺小,几百支军队都伤不了恶龙一块鳞甲,可他们频繁的进犯让恶龙很头疼。他只想一头扎在金币里做个美梦,可每次还没睡熟就会被洞口冲锋的号角吵醒。

恶龙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吵醒他的人下场都很惨——一般都是被滚烫的龙息烧成灰烬。但贪婪的人类依旧觊觎恶龙的宝藏。

恶龙很烦,非常烦,特别特别烦。

很多很多年后的某天,一个来自东方的女巫找到恶龙,想和他做一笔交易。恶龙负责抓公主关进高塔,女巫则每三个月给恶龙大把的金币。

女巫小姐说:“要想成为女巫工会的长久成员,我需要拿到优异的业绩。就是给公主的苹果下毒,在公主出生时念些恶毒的诅咒,或是将公主关在由恶龙看守的高塔里什么的。噢……高塔里的王室血脉还能给我提供不小的魔力。”

“当然你还可以拿公主的性命威胁人类,这样他们不会老惦记着你的宝藏。”

女巫挥挥魔棒,恶龙面前出现了堆成小山的金币。

“每三个月给你这么多,干不干?”

恶龙的眼睛比金币还亮,他说:

“成交。”

 5.

后来恶龙就改了行,专门抓公主。

但恶龙很有绅士风度,他每三个月就会让新的公主住进高塔。为了让姑娘们少担惊受怕,高塔也改成了巨大的城堡。

最初,被抓的公主们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她们看到恶龙就脸色煞白,腿脚发软,令前来送饭的恶龙很尴尬。

恶龙左思右想,决定以后变成人再去给公主们送饭。为了不暴露身份,恶龙用面具遮住了他金色的竖瞳。他会穿着管家的服饰,带着银色的面具将精致的饭菜摆在桌上,然后在一边等候公主用餐。

有公主问他:“管家先生为什么要在高塔给恶龙工作呢?”

恶龙会为公主沏一杯锡兰红茶,然后微笑着回答道:“恶龙会给我金币。”

公主们说:“我也能给你金币。”

回应她们的是恶龙的几声低笑。

也有公主问为什么管家先生要带面具,这时恶龙会歪着头故作认真道:“因为只有我的伴侣才被允许窥探我面具下的真容。”

公主们听到这句话后,脸会比女巫小姐下过毒的红苹果还要红。

在高塔生活的三个月中,管家会为公主们准备精致的三餐和糕点,会为她们送来最美丽的长裙,也会定期带来王室的书信。

只有将公主送走时,恶龙才会现身。英俊的管家会在公主们不舍的目光中与她们告别,而凶残的恶龙会在公主们恐惧的目光中带她们离开。

来过高塔的公主们相继爱上了高挑而英俊的管家,她们在回到自己的国度后甚至还对这位绅士念念不忘。

“他是我的白马王子。”公主们都这么说。

 6. 

“他是我的白马王子~”王子掐着嗓子对恶龙说道。

王子不怕恶龙,恶龙就懒得变成人。他看着王子一边跟他讲管家的故事一边笑得喘不过气,然后直接在王子面前变成了人形。

王子吓得手中的锡兰红茶撒了一地,脸上的表情五彩缤纷。

穿黑色礼服,戴银色面具的青年笑着问道:“白马王子?”

王子的嘴巴大得能吞下龙蛋,他反应过来后恼怒地说道:“你这恶龙!”

恶龙的笑声飘出了窗外,他说道,

“我本来就是条恶龙啊。”

7.

来到高塔的第二周,王子发现了恶龙还挺神奇。想想看,哪条龙会像恶龙一样,优雅地坐在椅子上看书呢?

不光如此,恶龙还会弹钢琴,他修长的手指在黑白键间来回跳跃,指尖流淌出的曲子比人鱼的歌声还动听。

恶龙会插花,可王子不是很喜欢花,因为花粉会让他打喷嚏。王子曾向恶龙说过这件事,结果第二天他床头的花瓶里插满了怒放的玫瑰。

“哈……哈嚏!”王子的喷嚏从睁眼开始就没停过。他坐起身愤怒地用恶龙的手帕将玫瑰包起来扔到角落,下床时却听到罪魁祸首正在厅中弹着节奏欢快的小步舞曲,那跳跃的音符像极了恶龙揶揄他时面具下闪烁的金色眼睛。

 8.

来高塔的第二个月,王子觉得自己快闲出鸟了。因为他不喜欢看书,也不喜欢弹琴,更不喜欢插花,于是王子只好用自己的佩刀雕刻木块来打发时间。

一天清晨,王子突然问身后看书的恶龙:“这里能打猎吗?”

恶龙抬眼看了看王子,回答道:“当然,高塔的北侧就是森林。”

“你放我出去打猎吧,我晚上回来。”

恶龙摇摇头:“森林太大了,你会迷路的。”

王子反驳道:“我怎么可能迷路啊,你想锁着我也至少编个好点的理由。”

恶龙慢条斯理地翻了一页:“我的殿下,皇家猎场那小得可怜的地方才适合你这种娇生惯养的上等人。”他顿了顿继续说道:“这里的森林和你那只有野兔雏鹿的皇家园林不一样,你会迷失在里面的。”

王子有些生气,他怎么敢这样诋毁他?

于是王子一把夺过恶龙手中的书,将上一秒还蒙在木屑中的弯刀倏的架在恶龙脖子上,凶道:“让我出去,没看我都闲得长毛了么。”

恶龙闻言抬头认真的将王子从头打量了一番。

“嗯……还没有长毛。”

王子要气炸了。

恶龙最后还是同意了。他为他打开沉重的大门,帮他准备了弓箭和刀具,然后指了指后山:“顺着这个方向走就能到森林。”

“还有记得太阳落山之前回来,否则我烧了西点国。”

 9. 

王子还没回来。

恶龙看着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谷底,感到莫名的烦躁,他就不能让龙省点心?

一声长啸,龙翼遮蔽了半片天空,恶龙腾入云端。他没有去炭烤西点国,而是选择了去森林寻找王子。

王子被找到的时候,正提留着两只兔子无声凝视着树干上他路过七次的标记。他看到恶龙的身影,顿时长舒一口气,说:“我还以为今晚要在这儿凑活一觉了。”

恶龙没接话,用爪子勾住王子的衣领就把人扔回了高塔。

10.

王子觉得恶龙很生气。

事实上恶龙也很生气,王子丢了的话他的金币怎么办?

“嘿,分你半只烤兔,别生闷气了。”王子戳戳恶龙,递给他一块烤得金黄的肉。

“错了错了,以后不乱跑了。”

恶龙看看王子,又看看他手里的烤肉,然后凶巴巴地抢走了两只烤兔,勉为其难的消了气。

 11.

王子不再去森林打猎了,怕迷路,也怕恶龙担心。

但他还是很无聊,无聊到恶龙甚至看到了他身上闲出的毛。

“我带你去兜风吧。”恶龙说。

王子正在削着什么东西,闻言放下了弯刀:“怎么兜?”

恶龙笑了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几分钟后,王子死命扒着恶龙的背,后悔自己就不该轻信他。

他紧紧抠着恶龙背上的鳞甲,生怕自己被风掀翻,“慢……慢点! 我快掉下去了!”王子感觉自己的手臂要脱臼了,他咬牙切齿地想,这他妈哪是兜风啊!

恶龙笑出了声,他摆摆尾巴停在空中,等王子在他背上爬起来坐稳后才慢慢向前滑翔。

“你这龙真坏。”

王子抓着巨大的龙角,撇撇嘴说道。

身下又是一阵笑声,“我就是一条恶龙啊。”

“噢对了,你闭上眼。”

“你把我扔下去怎么办?”

“扔就扔了呗,眼睛闭上了么?”

“嗯。”

微风拂过王子的脸颊,柔和的阳光撒在他的眼睑上。他感觉到恶龙在攀升,龙翼掀起的气流带起了他的衣摆。

“好了,睁眼。”恶龙说道。

王子慢慢睁开眼,白色覆盖了他的视线。目力所及都是蓬松的云。王子将手探出去,用指尖拂过蒙在云上的黄昏:“这太神奇了 。 ”

他扶着龙角小声嘟囔:“其实你也不是很坏嘛……”

“嗯?”

“没什么。”

12.

住在高塔的第四十三天,兜风回家的恶龙和王子看到了在门口等候的夜莺小姐。

年轻貌美的女巫直切主题,她指指龙背上的青年,对恶龙说:“他不是王子。”

“……”恶龙没接话,他低下头让王子扶着龙角跃回地面。

“我的业绩少了一位公主,我查了查账目,发现是你抓错人了。”夜莺小姐皱眉盯着王子,对恶龙说:“把他送回去吧,再把西点国真正的王子抓来。”

恶龙看看女巫,又看看王子,他犹豫了许久,最后轻声说:“我知道了。”

王子沉默的看着女巫离开,他小声对恶龙说:“抱歉,但我真的不是王子。”

恶龙摇摇头,用尾巴拍拍王子的肩膀:“走吧。”

王子没动,他凝视着恶龙巨大的金色眼瞳,请求道“让我待最后一晚,我跟你讲讲我的故事。”

恶龙答应了。

深夜,繁星的微光透过窗户撒在城堡的地毯上。恶龙团成一团,而王子靠在龙背上喃喃低语。

他要讲一个故事

——一个西点国的“王子”与恶龙的故事。

西点国是欧蒂利斯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它时常与邻国发生摩擦,搅得周边地区人心惶惶。为了抵抗西点国,小国们都结成了联盟。西点国和联盟的实力旗鼓相当,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脆弱的和平由此维系起来。

可最近安插在王室的眼线却传回消息,说西点国将会发动突袭,出其不意地挫败联盟,独占大陆。

他是联盟的国家里最有名的刺客,联盟派他去刺杀西点国的王储引起敌国内乱。

刺客临行前将自己的佩刀砥砺了几百遍,他告诉自己,这个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刺客还是失败了。

原本他已经成功的潜入王子的寝室,准备无声地解决熟睡的王子,可一声响亮的龙吟让王子直接醒了过来。

刺客和王子同时看向窗外——啊,是恶龙。

玻璃被震碎了,恶龙在窗外问道:“你们两个谁是王子?”

真正的王子困得冒泡,他盯着窗外的恶龙眨巴眨巴眼,然后用手指了指床边拿着刀的刺客:“有问题找他就对了,请不要打扰我睡觉,我现在很困。”

恶龙说:“哦。”

于是刺客被恶龙抓走了。

刚被关起来的时候,刺客一提起这茬就来气。

蠢龙!这头蠢龙! 刺客想,昨天他竟然还去命令国王给他这个要杀掉王子的刺客送日用品!

“砰”的一声,恶龙从窗户扔进来一个包裹。刺客打开一看,是破烂的衣物和被子。他盯着包裹,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不喜欢么?”恶龙的声音在身后突兀响起。刺客吓了一跳:“嘿! 你怎么走路没声的!”

恶龙冲他摊开一只前爪:“我有肉垫的。”刺客看了看那只软嘟嘟粉扑扑的肉垫,然后继续翻弄起包裹——他想从里面找到些能用的衣物。

恶龙也注意到包裹里面破破烂烂的东西,他问:“你们西点国不是很强大么,怎么连完好的衣物都拿不出来?”

刺客被恶龙的话气得七窍生烟,他说:“我不是王子,他们当然不会给我送什么东西!”

恶龙看看刺客,说:“哦。”

刺客还是气鼓鼓:“哦完了?那赶紧放了我。”

恶龙说:“抓人太麻烦了,这三个月结束再说吧。”他顿了顿,又补充道:“我去给你带些东西,这些别用了。”

虽然过程很曲折,但刺客就这么住了下来。

讲到这里,恶龙已经睡着了。刺客摸了摸他的爪垫,轻手轻脚地脱离恶龙的怀抱。他从口袋里摸出什么东西,轻轻放在了卧室床前的花瓶里。

刺客躺回恶龙身侧,他倚着龙鳞说道:“晚安,恶龙。”

13.

恶龙其实知道刺客不是王子,但他嫌麻烦,就没把真正的王子再抓来。而且刺客挺好玩的,看他每天生闷气,恶龙觉得很有趣。

让这小东西陪我三个月吧,三个月后我就送他回去,恶龙这么想。

恶龙威胁国王给刺客送衣物,结果送来的包裹里全是破烂。高塔的衣柜里只有给公主穿的裙子,恶龙没办法,只好自己破费给这小东西订做衣服。

恶龙提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在街上走着,脑袋里想得都是怎么把刺客打扮的像金币一样亮晶晶。

时间过得很快,女巫赶过来提醒他扔掉刺客,把真正的王子抓回来。恶龙有点担心这个小东西,毕竟他曾试图行刺王储,回到大陆后应该会被通缉吧?

可恶龙注视着刺客比天空还蓝的眼睛,那些挽留的话语通通哽在了喉咙里。

他不该被困在高塔,他应当自由。

于是恶龙送走了刺客,抓回了真正的王子。

14.

这个真王子好像和他好战的父亲不太一样。

王子很淡定,甚至被恶龙提上高空时都保持着随和的面部表情。等到了高塔,恶龙看着依旧云淡风轻的王子,怀疑自己是不是又抓错了人。

王子仿佛知道恶龙在想什么,他咳了一声解释道:“啊……我父王是魔系,但我……比较佛。”

恶龙说:“哦。”

恶龙又回归了之前的生活。他会为王子准备精致的三餐和糕点,会为王子送来最美丽的长裙,也会定期带来王室的书信。

有一天王子翻着书信,突然说:“啊,刺客要被处决了。”

恶龙端着茶杯的手一抖,他扭头看向王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父王逼联盟交出刺客,否则他将用战争讨个说法。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刺客就去自首了。”

王子把信放在桌上:“他将被处以极刑。”

15.
城堡前人山人海,他们都在望着处刑台。刺客被绑在十字架上,脚底下是干燥的柴火。

“你还有什么遗言?”高台上的国王问他。

“你  他  妈  就  是  个  傻  逼!”刺客一字一顿道。

国王勃然大怒,他高喊:“行刑!”

火把点燃了木柴,烈焰飞快地从下方蔓延上来。刺客感受到了脚底炽热的温度,听到了木柴爆裂的噼啪声。他即将葬身火海。

人群出现了骚动,有人指着天空惊恐地大喊:

“恶龙!”

火光中,刺客猝然抬头。他看到巨大的龙翼遮蔽天空,他听到恶龙的咆哮震颤大地。人群四散溃逃,恶龙抓起了火焰中燃烧的十字架,飞向天空。

恶龙带走了刺客。

16.

“你先放我下来!我披风要着火了!”

刺客话还没说完,就和沉重的十字架一块儿往下掉——恶龙直接松开了爪子。下一刻,刺客手上的铁链被扯断,他掉进一个结实的怀抱。

恶龙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人形。

妖冶的金色竖瞳就在刺客面前,他看着那张一直藏在面具下的脸,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突然全部涌上心头。

愤怒,不甘,恐惧,焦躁,绝望,以及被恶龙带走的狂喜,冲走了他所有的理智。

刺客猛得咬住恶龙的唇,牙尖凶狠地蹭过对方的舌尖。恶龙愣了愣,激烈地吻了回去。他的舌头顶进了刺客的口腔,堵住他的呼吸,扫过他的牙齿,纠缠他的舌头。

刺客被吻得有些缺氧。他看着眼前恶龙那张放大的脸,迷迷糊糊地想:这也太好看了。

恶龙还在加深这个吻,刺客满脑子都在冒粉红泡泡,连什么时候回的高塔都不知道。

刺客双脚刚沾地,就被打横抱了起来。他被恶龙扔到床上,后者欺身压在他身上。

刺客的脸立刻变得比女巫小姐下过毒的红苹果还要红。

他推开恶龙,笨拙想岔开话题。向来牙尖嘴利的刺客此时却吞吞吐吐:“那个……呃……西点国的王子呢……”

“扔回去了。”

“……大陆的战争怎么办?”

“打不起来的,我让女巫给国王下了沉睡魔咒。”

“……”

刺客实在想不出话题了,他的耳垂也红透了。恶龙笑着搂住他,在他耳边吹了口气:“我看到你刻的木头戒指了。”

“所以我也做了一个”

恶龙捧起刺客的左手,用金色的竖瞳凝视着刺客。他举起戒指单膝跪地。

“你愿意嫁给我么?”
 
刺客的双唇颤抖,他花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我愿意。”

17.

很久很久以前,欧蒂利斯大陆上有一只恶龙,他每三个月会抓一位公主关进高塔,以此向女巫换取金币。

有一天,恶龙抓了一位王子,把他关进高塔。女巫告诉恶龙这不是王子而是刺客,于是恶龙将刺客送回了大陆。

后来,刺客被国王抓了,他被绑在十字架上施以火刑,可最后时刻恶龙突然现身带走了刺客。

回到高塔的刺客接受了恶龙的求婚,象征永恒之爱的戒指戴在了两人的无名指上。

最后,刺客和恶龙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直到永远。

—End—

 1. 阿芙罗蒂德:掌生育的女神

西点国的沙雕名字是我想吃小零食所以乱取的
最近突然想甜一点,于是脑洞了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小童话。我想写一个暴躁老爹和他的脱线儿子,但他俩戏份太少┌(┌ 、ン、)┐以及这篇可能会开一辆人外车【bushi】

谢谢你看到这里ପ( ˘ᵕ˘ ) ੭ ☆

评论(24)

热度(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