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Möbius strip》(4)

【避雷】
*庄园正剧向
*微医园注意
*视角紊乱,设定信息冗长,极度ooc
*脑内天花乱坠,笔下垃圾一堆
 
  【1】【2】【3】【4】【5】

*
退役雇佣兵用颤抖的指尖划过这个名字,他的脑海因为莫大的恐惧而一片空白。烛焰跳动,火光映出他毫无血色的脸。不知过了多久,短暂的一秒或是整整一个世纪,奈布终于鼓起勇气翻开了日记。

他必须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然后离开这该死的庄园。

 
 
【7月23日 阴】

这地方太像鬼屋,到处都阴森的不像话。而且天一直是阴的,让人很压抑。

今天【游戏】里我没受伤,但一个打着手电的男人被戴着鹿头的怪物的钩子勾中了。我去帮他解开椅子上的荆棘时,骗了鹿头一刀,看着那怪物用钩子砸椅背的力量,我感到毛骨悚然——他们是人么?

被救下来的那位先生跟我一起溜了,但不幸的是他没跑两步又被勾了回去。

剩下两个人已经从大门跑了,这局稳拿平局,我也做完了推演,然后从地窖逃脱了。
 
 
【7月24日】

老天,怎么又是那鹿头……这庄园的屠夫不会就他一个吧?

或许是昨天我从他眼皮底下溜了,今天【游戏】一开始他就满医院找我,而且穷追不舍。

要是以后都是他当监管者,我的日子可能会很难过。
 
 
【7月25日】

嗯……今天的庄园不仅阴暗还飘着雾气,我都找不到电机了。

监管者换了一个,长的很高,移动速度很快,出刀也完全没有拖泥带水。是个难缠的家伙。不过我觉得他可能是个人类——至少体型在人类的范畴以内。

他比其他监管者的动作要更利落,而且思维缜密。今天的【游戏】里三个队友都飞了,我也挨了一爪子才跳的地窖。

背上的伤口比较浅,但时不时裂开很烦。
 
 
【7月28日】

修养了几天,我又参加了一场【游戏】

承认吧奈布,你就是个倒霉鬼。

场地里弥漫的大雾告诉我,监管者就是那个砍我的混蛋。骗刀的伎俩在他这里不管用,直接把人救下来然后扛一刀才是更好的选择。我想激怒他,于是在他面前大呼小叫,甚至躺在地上做抹脖子的动作,可这该死的怪物竟然绕过了我,然后把刚跑出去的队友又砍倒在地。

操!最后还是输了!
 
 
【8月2日】

每次遇到那个监管者,我的任务就完不成。但几次【游戏】之后,我就终于发现了他的弱点——翻窗慢得令人发指。所以今天我在军工厂的白房子那绕了他两台电机。

后来他不追我了,把我另外两个队友送上了天——好歹【游戏】是平局。
 
 
【8月3日】

今天的监管者还是他,碰见这么多场也挺巧,或许我应该问问他的名字。

呃……还是算了吧,他万一只是个长得有点像人类的嗜血怪物呢?

顺便今天我又溜了他三台电机。
 
 
【8月4日】

我竟然被耍了。

那该死的监管者在窗户边贴了个什么涂鸦,瞟一眼的功夫我就被抓了。

而且他把我打横抱了起来?!操蛋的羞辱!我拼命挣扎,结果直接把他面具打下来了。

他竟然是个人?!

呃……这么说好像有点奇怪,不过我以为监管者都是些非人的东西。

他长得还凑合,从那深邃的五官来看应该是来自英格兰或者什么地方。

后来他就绑我就上椅了,虽然后来被队友救了下来,但那荆棘刺进皮肤的感觉真他妈的疼。
 
 
【8月6日】

我发现一般在早上参与游戏就会遇到他当监管者。

我能从他身上找回当初枪林弹雨给我的刺激,没什么要事我一般就选在早上参与【游戏】。

今天真是见鬼,他头一次带了封窗,结果就是我栽了,但是其他三人全部逃脱——求生者赢了。

我以为他要扔我上椅——那荆棘的滋味我可不想再尝一回,于是我拼命挣扎。

嘿,他竟然把我扔在地窖前了。

“杰克。”  他告诉了我这个一听就是在糊弄人的名字。拜托,去大街上随便揪一个人,十个里面就有一个叫杰克。

我觉得它应该是一个绰号。不过他这种混蛋配这个烂名意外的合适。

啐,伤口真他妈的疼。 
   
 
【8月7日】

今天杰克不知道发什么疯,连续砍出两次厄运震慑飞了我所有的队友。

场地里就剩我们两个的时候,他告诉了我一条通道——可以从求生者的房间去到监管者的房间。

我很严肃地把板子砸在他脸上,然后跳地窖溜了。

呵呵,骗鬼呢。 
 
 
【8月8日】

我睡不着,后来想想不如去看一眼杰克说的通道,结果走廊尽头的书架后面真的有暗门。

那个书架做的门摆满了日记,很渗人。

机关不太容易发现,但好在杰克把位置告诉了我。我顺着通道走到另一条走廊,找到了他说的门牌号为003的房间。

我进门的时候他没戴面具和指刀,就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翻阅着一本什么书。他的日记就打开了第一页放在桌上,我瞟了一眼。最开始记录的的那天离现在挺久了,看不出来他还是庄园老友。

我嘲笑杰克时他很正经地跟我说监管者的任务更难。

我不服气,跟他对比了一下,呃……好像是他的更难。

一局内用雾刃跨板击中求生者5次……好吧,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杰克从不踩板子了。

杰克给我泡了红茶,我这才发现他的房间比我的好太多了,而且这里竟然有茶叶!老天……监管者的物质条件这么好么!

奈布·萨贝达,坚定! 千万不要被金钱迷惑了心智!
 
 
【8月9日】

来他这里应该做些正事,或许杰克监管者的身份能掌握更多庄园的信息。

我问了他一些问题。杰克告诉我监管者目前好像只有他是人类,剩下的监管者一半是曾经是人类,还有一半直接就是非人的怪物。

杰克还跟我说监管者有权限查看所有的日记,但那些怪物没什么思维和逻辑,所以平时只有他在翻阅这些珍贵的手记。

他跟我讲了什么什么环。

为了让我理解的更透彻,他还给我做了个小玩意。那什么环其实就是撕一张纸条,把它翻转一百八十度,两头粘起来做成的东西。

杰克猜测庄园是个轮回,就像那个什么环一样。具体他演示的我没太看懂,但杰克要表述的应该就是在庄园死去不会真的死去。

他讲完之后,我又问他什么是真正的愿望,他说这个他也不知道,因为他查阅的日记里没有人记录过自己的愿望。

我说我想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他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告诉我,他来庄园是为了治病,一种不会老去的病。

扯淡玩意儿。

我准备把红茶浇到杰克头上让他清醒清醒,可我端茶的时候却瞥见他嘴角扯出的那抹苦涩。

我一瞬间知道了他说的是真的。而且这种不老对他来说是枷锁,是樊笼,是他想拼命摆脱的可怕诅咒。

我不禁想——他活了多久呢?我终于知道他身上那种与世隔绝的孤独感和凛冽沧桑的感觉是哪来的了。

杰克趁我发愣的时候端走了我手里的茶,他不会看出来了我是要泼他的吧?
   
 
【8月10日】

嗯……突然很好奇,那家伙如果不会老的话,现在应该多少岁了呢?

我特地去问了下,杰克说具体时间他记不清了,但大概是生在维多利亚时代。

我大概算了算,老天……他活了有一百多年……

现在我能肯定的是,他年轻的皮囊里住着个被时间戳刺得千疮百孔的可悲灵魂。

我挺同情他的,嗯……总之希望他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8月15日】

我跟杰克熟了以后,就互相帮忙做推演任务,反正平局大家都有利,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作弊。

管他的。
 
 
【8月19日】

今天的【游戏】里杰克跟我说他的推演任务全部完成了,还说让我先别做任务,在庄园安静地呆一段时间。

他吻了我,然后就消失在雾气中了,直觉告诉我他今天很不对劲。

或许我需要关注的是他吻我这件事。
 
 
【8月22日】

我依他的话等了两天没参加【游戏】,今天下午我去找了杰克,但他的房间一直锁着,我进不去。

我有些不安,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有什么深层含义么? 
  
 
【8月23日】

我进入了【游戏】,但没碰到杰克。监管者是个满地捡零件的马戏团小丑。我顺便把推演任务做完了。

哈,这可是我的最后一个任务。
  
 
【8月24日】

我拿到了进入【最终游戏】的许可,看来真正的愿望那一条规定对我没什么用。我想和老流氓道个别,但他的房间依旧锁着。

或许他已经离开庄园了?

呸,他敢!
   
  
【9月1日】

我等了杰克一周,他依旧没有出现。

我只能做最好的猜想,那就是杰克出了庄园。今天应该是我住在这个小破屋的最后一天,这篇日记也是我的最后一篇了。我不能再等下去,明天我必须得参加【最终游戏】,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或许再也见不到那个老变态了,还是把此刻的心情记录下来吧,万一他能看到我的日记呢。
 
 
   
   
这篇日记的下半张被撕去了,撕痕很整齐,看来是被人小心翼翼地拿走了。

是杰克干的么?还是有其他人发现了日记?但不管是谁发现一个求生者违规接触了日记都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奈布在凌晨又把日记悄悄放了回去。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熄了烛灯躺在床上。这两本日记给自己带来的冲击太大了。他很在意自己在日记中对杰克的描写。

他清楚,日记里那故作欢快的语调里一定隐藏着什么东西,只是他不知道曾经的自己到底需要隐瞒什么。

奈布烦躁的彻夜未眠,他以前近乎精准的作息规律不管用了。他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从脑海里搜刮出哪怕一点关于过去的记忆。那一段记忆就像是从他的脑袋里被全部删除了一样,干净得不留一丝痕迹。

奈布在床上躺了许久依旧毫无头绪,于是他最终决定先去参加【游戏】。奈布刚来到废弃的医院就看到自己身边蹿出的一条高达两米的鱿鱼爪,雇佣兵打趣地想今天的监管者可能是一只大鱿鱼。

事实证明奈布猜对了一半。他在救一位小姐下椅的时候看到了那位监管者,算是半人半鱿鱼吧,而且那么多眼睛真的特别恶心……奈布在跑出大门的时候发誓自己再也不吃鱿鱼了。

这局大获全胜,奈布也做完了他所有的推演任务。

他回到庄园就后收到了【最终游戏】的许可单,刚才被救下来的那位小姐注意到他怀中多出的那张纸,她犹豫了一下问道:“先生,请问您是怎么拿到这张许可的?”

奈布短促地“呃”了一声,他不知道这位小姐是什么意思。

“把那三条要求全部达成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那请问您是怎么找到真正的愿望的?”

“就是我来庄园许的那个愿望啊?”

不知道这句话的哪个单词激怒了那位小姐,她的脸霎时扭曲在一起,歇斯底里地大喊:“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我困在庄园5年了,一直没法进入【最终游戏】!!我的愿望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愿望!你这肮脏的骗子,和其他求生者串通一气骗我!”

她吼完这一串话,下一刻突然冲奈布扑了过来:“你们都应该下地狱!”

奈布早在那位小姐重心前倾的时候就立刻后撤,然后侧身闪过她的猛扑,在她向前倒去的时候右手五指并拢向她的颈动脉砍了一记手刀。

那位小姐趴在地上暂时地昏了过去,奈布犹豫了一下,把她翻成了仰卧的姿势。离开前,奈布注意到她的胸牌上用烫金印着一个熟悉的名字——艾米丽·黛儿。

—TBC—
这章衔接,没啥意思,强调下没有同体替身什么的!所有角色就一个→_→过两章大概医生和园丁的线就完了☆我喜欢让除了主角外所以的副cp☆ be☆耶!!

以及这章没放老jio克出来是为下章他搞事做准备qoq大家记得准备乘车卡哈【硬硬硬可算写到这儿了orz】

评论(7)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