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Möbius strip》(5)

【避雷】
*本章含车,请谨慎阅读
*庄园正剧向
*微医园注意
*视角紊乱,设定信息冗长,极度ooc
*脑内天花乱坠,笔下垃圾一堆
 
  【1】【2】【3】【4】【5】

*
奈布先去享用了晚餐,长桌上的米饭多少给了他些慰藉——这是他第一次在这里吃到面包以外的主食。

回到卧房以后,他从怀里抽出了那张通知单,小心翼翼地将它展平铺在桌子上。
 
 
至尊敬的访客奈布萨贝达:

恭喜您达成了进入【最终游戏】的所有条件。下一场【游戏】将会成为您能否实现愿望的关键。

由于情况特殊,最后一场比赛的规则会在您进入【游戏】后的准备时间中另行告知。

请您在接下来的空闲时间里调整状态,为【最终游戏】做好充足的准备。

最后,愿夜莺的歌声伴您渐入梦境,寻回自我。

                     您梦境中的旅人,
                         夜莺女士

奈布读完了信封,他的内心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既然【最终游戏】的规则需要严格保密,那一定有它的原因。提前知道规则总会有好处,手中掌握的信息越多,在这险恶的庄园里就越有利。

可奈布猛然想起之前已经把艾米丽打晕了。他有些懊恼,要是当时自己没那么做,而是选择钳制住她,或许还能问出有关那本日记的消息。

风在猛烈敲打着窗户,生锈的窗扣松动,木框发出刺耳的呻吟。窗户开了,风裹挟着粘稠的雾灌进房间,奈布连忙用手去护那微弱的烛火,可他还是慢了一步。

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谁!”

奈布·萨贝达野兽一般的直觉让他猝然转身并将腰间的军刀刺出——有东西闯了进来!

军刀刺出的瞬间,奈布惊觉触感不对,刀刃就像砍入一团松软的棉花,惊不起半点波澜。他不敢大意,立刻抽刀后撤,用后背抵住了墙壁。

黑暗中,他努力想要看清闯入者的面貌,可下一秒烛灯又亮了起来。

雇佣兵看清了眼前的人。高挑的身影,惨白的鬼面,破烂的燕尾服和令人胆寒的五根指刀,他的心沉入谷底。

——是杰克。

奈布那一瞬的晃神足以让杰克用手上的钢刃挑飞那把锋利的尼泊尔军刀,奈布抽手的动作慢了一拍,手臂也被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丢了武器的雇佣兵浑身骤然紧绷,警惕地看着这位危险的不速之客。杰克静静伫立在他面前,缓缓摘下了面具。他将它放在桌上,然后又卸下了指刀。

他活动了一下左手手腕,然后向奈布走来。奈布计算着他和杰克的距离,在那怪物离他不到一米时迅速挥拳企图砸碎他的鼻梁。杰克硬生生接住了奈布砸来的拳头,他抓住雇佣兵那不安分的手,将它们拉到头顶,然后俯身吻上了奈布的唇。

点我看杰克强*奈布

—TBC—
 
 
   
卡文卡的厉害,感觉写不出脑内的东西……可怜的杰克终于如愿以偿哔了奈布orz以及这个连载主要走剧情,因此车这种东西也比较正经了咳咳……and马上奈布就阔以了解真相啦,不过在那之前我要给一位可爱又迷人的绅士发便当☆是哪位绅士这么幸运呢~

评论(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