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毛绒绒恋爱法则》

*雪豹杰克x雪原狼奈布
*动物世界 内容沙雕请勿考究
*ooc预警

【1】【2】【3】

1.
奈布醒了,他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漆黑而且颠簸的狭小空间里。
 

2.
奈布是头狼,一头雪狼。要说他和他那么多犬科亲戚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他的毛色了。

曾经最令他骄傲的就是自己这一身雪白的皮毛,厚实,保暖,而且能跟积雪融为一体,在雪原上潜行和捕猎都方便极了。

但那是曾经。

是的,曾经他有多爱自己的皮毛,现在他就有多痛恨它。就在昨天,几个猎人带着他们的猎犬和枪造访了奈布的领地。因为顾及火药可能会把他的皮毛烧出几个大洞,那些入侵者选择让猎犬包围他,慢慢消耗他的体力然后再捉住他。

人类是一种精明的可怕的生物,他们知道暖季食物充足,狼的状态好不利于抓捕,也知道冬季狼会成群捕猎,围剿难度大。于是他们踩着秋末冬初的时间来到这里,趁狼们为了生存憔悴而还未组成狼群之前猎杀它们。

他在和狗群撕咬的时候被人类砸中鼻吻昏了过去,再醒来时他就被困在了这个地方。一股刺鼻的味道混杂着自己血的腥味充斥着他的鼻腔。奈布动了动身子,脖子被什么东西套住了。

嘴里干的几乎要冒烟,或许他昏迷了很久。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从这个地方逃出去,奈布试探着动了动脖颈,束缚的力道更大了。人类系了一个活扣,猎物越挣扎勒得越紧,最后它们会被活活绞死。奈布知道,这种方法可以不损坏皮毛并杀死他。

他以前在野外见过那种陷阱。有时是野雉,有时是其他什么动物,不小心踩中了绳套然后拼命挣扎,最后稀里糊涂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这种方法对他可不顶用。奈布小心翼翼地扭头找到系在高处的绳头,然后尝试用自己尖利的牙齿咬断绳子。

这绳子不算结实,奈布也没想到咬开它这么轻松。大概是那群人类以为他会像其他愚蠢的猎物一样自己把自己绞死吧,奈布讽刺的咧咧嘴。

绳子断了,奈布把脖子上变得松垮的套索抖下来,开始四处找出口。这空间甚至狭小到不够它翻个身,奈布艰难地用鼻吻寻找着缝隙。

一丝微风让他兴奋起来——有风的地方肯定就是出口。

奈布又感知了一下风的来源,确定方向之后使出全身的力气拱着那条裂缝。说实话,这空间很结实,所以顶门比咬绳子要费劲多了。过了很久,那条裂缝终于被他顶开了,呼啸的风让他一个趔趄摔在地面上。

运送他的东西听到声音一个急刹,但却因为惯性蹿出几十米后才堪堪停了下来。奈布不敢拖沓,扭身飞速逃进了乱石遍地的荒野。他听到人类愤怒的喊声和一声枪响,但那些都已经被他甩在了身后。

奈布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他的胃因为长时间的颠簸一抽一抽地疼。在确认那些人类找不到自己后,奈布找了个背风的石头趴下来舔舐自己的伤口。他的状况有些糟糕,和猎狗搏斗的时候一条后腿被扯开了皮肉,刚才没命的疯跑让伤口重新裂开。

奈布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或许离他的领地很远。这见鬼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在过冬天,地表都是厚厚的积雪,跟自己领地那儿掺着秋露气息的松软泥土完全不同。

奈布把腿上满是血渍和污秽的伤口重新咬开,然后用力舔掉那些脏东西。这绝不是什么轻松的差事,奈布疼得尾巴直哆嗦。虽然很疼,但清理伤口是必须的,这样有利于它结痂痊愈。他现在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环境恶劣,任何感染对他而言都是致命的。

等血止住了以后,奈布试探着站起身,确认后腿没什么大碍后一瘸一拐地离开乱石滩。

在这鬼地方能给予自己些慰藉的唯一事实就是他在被人类追捕前刚吃了一只兔子。所以他现在可以安心赶路,一时半会不用为吃的担心。

3.
杰克是在捕猎的时候遇到的这头雪狼。

他凭着经验来到乱石滩找寻黄麂的踪迹,却意外碰到了这头闯入他领地的雪狼。

他在下风口,对方没有发现他,还在埋头赶路,杰克注意到这头狼的重心调换地有些快。大概是一条腿受了伤吧,他想。

一头受伤的孤狼在他的领地乱蹿,这很不寻常。杰克嗅了嗅空气,又扫视了周围一圈,确认附近有没有没有埋伏的狼群。

吹来的风很清新,没有狼群的味道。

这就好办了,现在把这碍事的家伙赶走就行。杰克摇摇尾巴,往那头狼的方向踢了一爪积雪。

对方显然吓了一跳,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这让他体型看起来比刚才大了许多。

有意思,杰克想。

4.
奈布真没想过在这么荒凉的地方能遇到捕食者,而且是体型这么大的……呃……猞猁?

不对,不是猞猁,他耳朵上没有那撮标志性的毛,而且屁股上也没有短短的尾巴。

那他遇到的是什么?

奈布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猫科动物,但不论是什么,对方显然对他不怀好意。奈布抖松身上的毛,好让自己看起来大一些,同时呲出牙齿,眼睛紧盯对方。

就算受了伤,他也不是好惹的。要是那只大猞猁敢动他一下,他就要让他尝尝雪狼牙齿和爪子的厉害。

奇怪的是对方好像没有攻击他的意思,只是在他屁股后面盯着他。

呃……或许这鬼地方是大猞猁的领地?奈布想,那他就是想把我驱逐出去。

奈布收起攻击的架势,往大猞猁相反的方向走去。果然,对方自始至终没有攻击他,而是安静的蹲在原地目送他离开。

5.
杰克没想到那头狼还挺聪明,马上往他领地边缘的方向跑走了。

他并不太在意捕猎前的小插曲。雪豹甩甩自己的长尾巴,转身往乱石滩走去。

他希望能在雪季完全来临前找到几只刨草根的黄麂。

是的,雪季。

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腰上,积雪要笼罩半年之久。对于杰克来说一年只分为两个季节——暖季和雪季。

一周之前这里的气温骤降,前两天还下了雪。积雪把植物都掩埋在下面,那些可怜的食草动物不得不花费更长的时间填饱自己的肚子。这个时节它们都跟疯了一样地吃,渴望长点膘来抵御漫长的雪季。

这正合杰克的意。

不久,潜行的雪豹发现了两只黄麂,他兴奋地压低身子缓缓接近目标。黄麂这种动物性情温顺,头顶的角除了在争夺配偶时挥舞两下,基本没什么用处。但它们胆子很小,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没命的跑走。

杰克深谙它们的座右铭——宁可错逃千次,不可不逃一次。

正因为如此,空着肚子的雪豹一直潜伏到离黄麂还有二十几米时才猛冲出去。看来这黄麂实在是饿坏了,看到草根就吃得迈不动蹄子,以至于杰克猛扑出来时才撒开蹄子慌忙逃窜。

杰克很快锁定了黄麂中相对落后的一只,猫科动物无与伦比的爆发力和柔软的爪垫使杰克在雪地奔跑时如履平地。

很快,双方的距离缩短至一米左右。那只黄麂看着两边的石壁,哀叫了两声就被身后跃起的雪豹扑倒在地上扭断了脖子。

杰克来这儿捕猎是有原因的,一是石滩海拔低一些,积雪下的草根更多,会吸引很多食草动物来觅食。二是两侧的石壁让猎物没有办法在奔跑中借助急转弯拉开距离。

杰克舔了舔黄麂脖颈处涌出的鲜血,叼着它离开乱石滩。刚走出去几十米,拽着猎物的雪豹突然打了个喷嚏。空气有些潮,杰克看了看阴沉沉的天。

丰富的经验告诉他马上又要下雪了,杰克把黄麂放在地上开膛破肚,将湿糯可口的内脏吃完后找了块岩石开始用爪子铲掉雪。他要赶在暴风雪之前回到洞穴,这猎物就先冻在这里。

回家的时候已经开始飘雪,杰克加快了自己的速度。他小跑着赶回洞穴,却在洞口停住了脚步。

他嗅了嗅空气,是狼。

杰克朝里面吼了一声,果不其然山洞里亮起一双幽蓝的眼睛。紧接着一团白色擦着洞口蹿了出来。

杰克看清对方之后危险地眯起了眼,这分明就是他之前赶走的那只狼,对方非但没走,现在那张狼嘴里还叼着一只兔子。

真是阴魂不散,杰克磨磨牙齿,他决定给这个不识好歹的雪狼一些教训。

那头狼吐掉兔子呲出牙齿,尾巴直直地绷在身后。双方无声地对峙时,雪狼用前爪把兔子朝他拨了拨,然后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杰克愣了愣,这狼怎么回事?

雪狼把兔子推上前之后还后退了好几步,杰克没有动。那雪狼看看兔子,又冲洞口呜呜叫了两声。

杰克不是很懂犬科动物的语言,但对方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表示友好,又扔给他只兔子,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把这只兔子让给你,你让我在洞口趴一晚。

杰克眯起眼,尾巴在身后左右摇晃。他思考的时候尾巴经常这样来回晃动。也是,这狼受了伤,如果继续赶路的话很可能被暴风雪掩埋,不如找个地方躲一躲,休息一下再继续赶路。

虽然他能杀了这头狼,但总归是要受伤的。对方既然主动示弱还留了兔子,他不妨答应这个并不过分的请求。

一番思考后,杰克叼起兔子回了洞穴,雪狼在他屁股后面小心翼翼地跟着。洞穴足够大,杰克趴在最里面啃兔子,那头狼就在洞口打盹。

外面的风雪越来越大,几片雪飘在雪狼的背上。雪狼站起来抖抖毛,微微朝里挪了挪窝。

杰克早就吃完了兔子,此时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头狼。他回家前就吃了一小部分黄麂,现在又吃了一只兔子,早就饱了,倒是这狼到现在应该什么都没吃过,又伤了一条腿,躲过了暴风雪怕也很难生存下去。

这里海拔太高了,深冬的时候只有岩羊在这里活动。狼不善攀爬,在雪季他们更喜欢在山脚捕猎。

杰克觉得这头狼不一定能找到狼群,就连他也只在很久以前远远望见过一次山脚黑点一样的狼群。

不过这不归他担心,明天一早他就会把雪狼赶出去。因为就算受了伤,这也是只货真价实的猛兽,爪牙总不是白长的。老让他在自己的领地晃悠,杰克也觉得不踏实。

6.
第二天一早雪停后奈布立刻离开了洞穴。

天知道他怎么跟一头大猞猁在不到十米的距离还能相安无事一整晚的。

奈布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小跑着,按照这个速度,应该不久之后就能离开这头大猞猁的活动范围。

一阵窸窣声传进了他的耳朵,奈布扭头看向声源,极好的目力让他几乎是一眼就发现了一只正在刨树根的鼠兔。可能是在雪山上的原因,这只鼠兔的毛色偏灰,耳朵要小很多。奈布还没见过长这样的鼠兔,不过这东西不管长什么样,肯定能吃。

奈布正愁送了兔子找不到猎物,就有这么个小东西送上门来。不过鼠兔敢在光天化日下这么刨树根,说明它附近肯定有洞,奈布必须速战速决。

打定主意后,雪狼立刻匍匐着靠近鼠兔,可惜他在上风口,对方嗅到狼的气味后立刻跑了起来。奈布见状也飞奔上去。鼠兔不比兔子,虽然名字带兔,但它们其实更像老鼠。平时主要靠错综复杂的地洞来抵御捕食者的追击。

鼠兔不擅长奔跑,双方的距离在不断缩短,就在奈布的爪尖要够到鼠兔时,这狡猾的小东西一个急转弯躲过了攻击。奈布因为惯性跑出好几米才调过方向。

他内心暗道不好,猎物转弯的方向是一片荆棘丛。鼠兔这么小的身材钻进去是不会被刺划伤的,但奈布就不一样了,进去之后肯定会被薅秃噜毛。

鼠兔还有十几米就可以蹿进荆棘丛逃之夭夭,奈布咬了咬牙,狠命追上去,想要在鼠兔逃跑之前抓住它。

突然,他眼角闪过一道银白色的影子,荆棘丛前的积雪被震到空中,又纷纷扬扬落下来。

奈布刹住步伐,是那只借他洞穴的大猞猁!

奈布愣神的功夫,大猞猁已经用前爪按住了鼠兔,鼠兔惊恐万分的眼神映到奈布的眼里。只听一声清脆的声响,猎物的颈椎就被大猞猁扭断了。

大猞猁冲奈布摆摆长尾巴,叼着他追了半天的鼠兔优雅地转身离开。

嘿! 这该死的猞猁竟然抢自己的猎物?!

奈布的怒火蹿得老高,他咆哮着冲上去想给这个无耻的偷猎者一些教训。大猞猁早有准备,在听到声音时就吐掉瘫软的雪兔转过身准备反击。

奈布还没有气得忘掉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打不过这只该死的猞猁,他悻悻地停住脚步,直勾勾地盯着那只大猞猁,尾巴不快的扫着地面的积雪。

7.
杰克有些无语,这狼明明是在他的地盘上抓猎物,被他抢了竟然还会生气。

雪豹上下打量着这头雪狼,他之前还没仔细看,现在瞧瞧这也就是一头青年狼。对方的尾巴已经把地上的雪扫出了一个扇形,杰克有些想笑。

算了,反正猎物多的是,不差这一只鼠兔。这狼虽然没抓住猎物,但是苦劳总是有一丢丢的。既然他饿着肚子受着伤找不到狼群,那杰克就把这猎物给他。

雪豹一甩头把鼠兔抛出去,猎物在空中划了个半圆落到地上,砸起一片雪雾。

那头狼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叼着鼠兔冲他吐吐舌头就跑了。

杰克寻思着这狼吃完鼠兔可算能离开这片山地了,他的黑色尾尖因此愉悦地左右摇晃。

现在雪季还没有正式来临,新鲜肥美的猎物很多。杰克不想吃昨天存下的那坨冻得硬邦邦的黄麂肉,于是他漫步整个领地,试图发现一些活物。

—TBC—

马上同居,别急x还有犬科动物的呜噜声是威胁的意思,但猫科动物撒娇的时候是这个声音x
懂我意思么x

晚上回家再修文,混更假装活着

评论(9)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