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海螺海螺》

*迟到的七夕贺文
*ooc预警,微蛛机预警
*沙雕童话,梗源海螺姑娘传说

1.
杰克的家进贼了。

周一他下班回家的时候,原本干干净净的家如同鸡窝一样,乱得不堪入目。杰克脑袋“嗡”的一声,赶紧跑去查看放在房子里的贵重物品。

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银行卡和钱款都没有动,家里比较有价值的花瓶什么的也完好无损。可等到杰克打开冰箱的时候,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厨房里堆了一些沾着油渍的盘子,也就是说这个贼来他家偷了些食材做了顿饭然后又走了。

杰克沉思了一会儿,给他的同事裘克打了个电话。对方一口否决来他家搞破坏的事情,并骂他是虚伪的上等人。

杰克只当是自己倒霉,默默把家打扫干净。因为食材都给吃完了,杰克晚上破天荒叫了一次外卖。

他端着刚送来的外卖盒子沉思,回家的时候检查过了,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那么小偷应该是翻窗进来的。大夏天的,杰克出门前都是开着窗通风,他压根没想到有人还能从窗户蹦跶进来作妖。

第二天出门前杰克仔细地检查了门窗才去的公司,可回来之后家里又是一片狼藉。这次冰箱没东西了可吃,桌子上就摆着一大摊外卖盒。杰克又检查了一遍家里东西,发现少了几十块钱——估计是订外卖的花销。

杰克直勾勾地盯着桌子上还泛着油花的外卖包装,默默打开淘宝网购了一个微型摄像头。他把它装在客厅不起眼的角落,然后将镜头对准了饭桌。

杰克安上摄像头的三天里,家里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他以为那个奇葩的小偷走了,于是长吁一口气关掉了摄像头。

然而现实狠狠扇了杰克一巴掌——他刚关了摄像头的那天,晚上下班回家发现家里又是一团乱。

杰克良好的素养让他一句fu*k都骂不出来,只能把火憋在心里。好嘛,既然这人还知道躲摄像头,那杰克就给他个猝不及防的惊喜。

业绩全公司第一的杰克先生破天荒的决定明天请一下午的假,中午突击回家抓人。为了确保计划成功,他还特地买了很多吃的扔在冰箱里。

杰克顶着中午毒辣的太阳翘班回来,轻手轻脚地拿钥匙开门。门打开的一瞬间他听到冰箱门“啪”的一关。

杰克立刻赶到厨房,结果依旧不见人影。

见鬼了。

杰克面无表情地打开冰箱,然后从一罐刚打开的肥宅快乐水后面揪出一个小东西。

老鼠?

杰克两指捏着那东西拎到眼前一看,好像是个小人。这小东西还会生气,被提溜到空中时两条腿不停地乱蹬。

杰克把小人放在桌子上,他立刻拍拍衣服,好像上面沾了什么脏东西。然后他叉腰冲着杰克气愤地喊:“你怎么这么没教养?!”

男人还是面无表情。

他杰克,一位从不缺勤从不迟到的业界精英,帅气而有绅士风度的完美男人,今天居然被一个童话里才存在的小东西骂了没有教养。

岂可修。

小人还在指着他鼻子不停的骂,杰克左手拇指和中指对在一起,然后伸到他屁股后面直接弹手把他崩了出去。

这小东西在半空中堪堪停下,杰克没想到他还会飞。明明没有翅膀啊,难道是魔法?

杰克摸摸下巴,心想:神奇,不知道卖了能不能把他近来损失的钱拿回来。

“你在没在听我说话!”小人飞到他眼前挥了挥拳头:“你到底叫什么?”

杰克夹住小人的衣服把他放回桌子上:“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小东西“哼”了一声,站在桌子上装模作样地握着他的食指摇了摇:“那么杰克先生你好,以后我就在你家住下了。”

杰克没接这个话题:“冰箱里的食材和外卖都是你弄的?”

小人身子可疑地晃了晃,把双手背到身后:“…啊,不是。”

杰克戳戳他:“你叫什么?”

“奈布,奈布·萨贝达。”

“那么奈布先生你好,以后请你按月支付给我饭费和房租。”

小人先点点头,然后又不停地摇头:“是你把我带回来的,为什么还要付钱?”

杰克面无表情地说:“我都不认识你,怎么带你回来。”

小人拽拽他的衣领让自己跟着他,然后“咻”地飞向阳台,一屁股落在窗台边的海螺壳上:“喏,你把我的房子都搬过来了。”

“……”杰克有些牙疼,他想起来前几天公司有项目,他得去利物浦一趟,办完事后顺便在那逛了几天。

他还记得自己在沙滩上发现一个很漂亮的海螺,于是把它带回来当做了纪念品。

造孽,杰克心想。他从来不知道海螺里能藏个祖宗。

结果奈布还是不明不白地在杰克家里住下了。

2.
第二天,杰克看着一桌外卖盒子,无奈地问奈布:“你那么小,为什么能吃这么多?”

奈布打开冰箱,把手放在比他高几倍的苹果上,然后杰克眼睁睁看到苹果“咻”地变成了奈布手心的一个小红珠。

奈布有些得意地抛了抛苹果,在上面啃了一口:“就这样。”

杰克皱眉道:“那你不能直接吃大的么,这样多浪费。”

小人哼了一声,表示自己不跟一般人见识。

3.
奈布平时都睡在海螺里,自从杰克发现他以后,他就要求杰克把海螺搬进卧室,说外面太热,他要吹空调。

杰克没理他,结果第二天早上他起床后看到一个巨大的海螺摆在他床头,奈布坐在上面悠哉悠哉地吹空调,还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抖啊抖。

杰克最终十分绅士地忍受了奈布十分不绅士的行为。

4.
瓦尔莱塔最近怀疑他的同事杰克先生加班加坏了脑子。

今天中午的时候他竟然问自己:“哪个牌子的芭比娃娃家具比较好?”思考了一会儿又用手比划:“娃娃大概这么大。”

瓦尔莱塔打电话给女友特蕾西,BJD这方面还是她比较在行。

最后杰克以四万的价格从特蕾西手里定制了一套别墅和家具。当然里面还包含了牙刷拖鞋等所有的日用品。衣服也拜托瓦尔莱塔帮忙制作了好几身。

一个月后来交货的特蕾西一手拿着钱,一手紧紧握着金主杰克的双手拼命摇晃,慷慨激昂地说道:“从此以后,我们……”

“是同志了。”

5.
奈布做好了晚饭在家等杰克,虽然奈布自知烧的菜不好吃,但男人每天都会把它吃完。

平时杰克都加班,以前一人在家晚上回来懒得做饭就不吃了,自从奈布住在这里,晚上有人做饭也挺温馨的。

杰克小心翼翼地把别墅从后备箱里拿出来,希望能给小家伙一个惊喜。从楼下可以看到头顶窗帘的缝隙里透过缕缕暖黄的灯光。杰克嘴角微微上扬,他关上门招呼奈布过来。

果然,看到别墅的奈布瞪大了双眼,颤巍巍的说:“这多少钱……”

杰克:“嗯,你喜欢就……啊?”

“我付不起房租。”

杰克用食指拨拨奈布柔软的头发:“那是开玩笑的。”

奈布飞到杰克肩上,拽着他的领子稳住重心,然后吧唧亲了杰克一口,兴奋地钻进别墅里。

单身三十年之久的老男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亲吻的魅力。

6.
“奈布你来我公司转转吗?”

“可以啊,不过被别人看见可能不太好吧。”

“那你尽量保持不动,就像那什么BJD娃娃一样。”杰克挑了一件兜帽衫,两指夹着在奈布身上比了比,“这件怎么样?”

奈布接过衣服关上了别墅二楼小小的门,杰克听到他边换衣服边说道:“英雄所见略同。”

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先生你这个娃娃在哪里买的!”特蕾西抱着奈布搓来搓去:“这假发,这眼球!”

“先生!请问球形关节的你是怎么去掉的?”

杰克瞥了一眼一动不动假扮娃娃的奈布,底气不足的别过头去:“这是定制的。”

“请把制作者的电话给我吧!”特蕾西眼里闪着星星,一手抱着奈布一手抓着杰克的西服:“请您务必留下联系方……”

“特蕾西,失礼了哦。”瓦尔莱塔搂住女孩的腰,将她怀里的娃娃还给杰克:“他现在好像有业务呢,改天我帮你拿电话号码吧。”

杰克的手机适时地响起了铃声,他感激地冲瓦尔莱塔眨眨眼。他的女同事翻了个白眼,带走了恋恋不舍的机械师小姐。

7.
“杰克,你他妈是不是欠揍!”

家门刚关上,奈布就气冲冲的在杰克眼前飞来飞去。

“绝对是那个女孩要看娃娃的,是不是?!”

杰克的金丝眼镜框都快被奈布的拳头砸歪了,他用手拢住暴躁的小东西放在沙发上:“我错了不行么……今天我做饭,家务我也干。”

奈布的怒火在吃到晚饭的时候烟消云散。太好吃了,他简直疑心杰克是米其林五星大厨。想起自己烧的味道怪异的菜,奈布有些心虚。

吃饱之后奈布躺在沙发上,整个身子都陷进去,杰克想戳他的肚子却被奈布拍掉了食指:“我还没消气呢。”

“嗯。”杰克收回手,摁开了电视。屏幕上播放着节日促销活动的广告,杰克看了看日期:“今天七夕。”

奈布闷闷地说:“我要看昨天的纪录片。”

杰克慢悠悠调到那个频道:“你是不是吃的有点多,要不要我给你拿消食片?”

奈布踢了他的手一脚,挺疼的。

8.
杰克睡着了,奈布的电视剧还没看完,就看到身边的男人头一歪打起了瞌睡。

奈布挠挠头发,小心翼翼地飞到杰克眼前晃了晃手。

没反应。

奈布知道杰克长的帅,戴着眼镜颇有禁欲系冰山男神的味道。不过近距离端详的时候,奈布看到的却是他眼底的一抹青黑色。

小人叹了口气嘟囔道:“工作狂。”

9.
最后家务还是奈布做的。

打扫完以后杰克还是斜倚着靠背睡在沙发上。奈布又飞到他眼前晃了晃,没反应。

下一秒,小人“砰”的一声变成了一个青年。

青年想抱起杰克,却发现对方沉的要死。明明看起来瘦的跟什么似的,为什么这么重!

好死赖活把杰克搬到床上,奈布关了灯也准备睡觉。他刚坐在床边,就被人用手臂圈住倒在床上。

杰克从后面抱着他,把头埋进奈布的颈窝。微长的头发刺得他痒痒的。男人温热的吐息都喷在他脖子上,奈布刚想说什么,就听杰克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晚安。”

千言万语就这么被奈布生生咽了回去,他缩进被窝闭上眼睛,对男人说,

“晚安。”

—End—

我不管,劳几就是在七夕当天发的贺文。没时间码字晚上回家肝,怕赶不上先发个标点占一下日期。

我真聪明,我是一只聪明的咕咕。

评论(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