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桑黍

存点不定形式的脑洞

单机日常瞎写,懒癌随缘更新

⸜( ⌓̈ )⸝谨慎关注⸜( ⌓̈ )⸝

QQ:1320574019 验证:胖次

亲友LOFTER@奶油培根蛋汁pasta

【杰佣】《毛绒绒恋爱法则》(2)

*雪豹杰克x雪原狼奈布
*内容沙雕请勿考究
*ooc预警

【1】【2】【3】
 

 
8.
 
奈布是在吃完鼠兔之后听到的犬吠。他一度以为自己幻听了,可山坡上没隔几秒又传来了猎犬的声音。

不可能啊?时隔好几天人类怎么还能追到这个地方?

激烈的犬吠中夹杂着一声熟悉的嘶吼,奈布一个机灵,几乎是立刻迈开四肢飞奔过去——大猞猁有麻烦了。

毕竟是自己带来的狗群,奈布准备帮一把大猞猁。从远处只能听到猎狗和雪豹的声音,人类应该还没有赶过来。奈布准备掩护大猞猁跑掉,但正在接近战场的他看到了不远处的黑点正往这边飞速移动。

是人类。

那些该死的两脚兽都拿着火铳,他们一旦赶来支援猎狗,负伤的大猞猁必死无疑。奈布的眼里迸射出狠厉的光——那就在埋伏在前面,让他们赶不过去。他借着自己的毛色匍匐在雪堆上,一动不动地等待人类。这些两脚兽除了武器厉害以外一无是处,奈布不需要担心他的气味会暴露自己。

他老远就看清楚了,一共两只两脚兽,没有坐骑。身后不断传来猎犬的哀嚎声和雪豹吃痛的怒吼声。奈布磨了磨牙,祈祷大猞猁再坚持一小会儿,他解决了这两个人类立刻回去帮他。

两个人类一前一后跑过奈布埋伏的地点,雪狼在第二个人刚把后背露出来时猛扑了上去。

人类靠前爪驱动火器,所以奈布没咬脖子,而是选择咬胳膊。那只两脚兽痛嚎起来,企图甩掉背上的野狼。奈布用重力把他压趴下,利齿冲着手肘狠狠地一咬。“咯吱”一声脆响,那只两脚兽撕心裂肺地呼号起来。

这是让猎物动弹不得的最快方法,只要肢体连接处的肌腱断了,这只前爪就算残废了。咬断一只胳膊后,奈布把掉在地上的枪一爪扫到远处。然后蹲在残疾两脚兽后面等他的同族过来。

回来支援的人类显然被同伴的惨状吓了一跳,他手忙脚乱地端起背后的枪,整个脸都扭曲在一起。他的手指在扳机上颤动着,却迟迟没有按下去。

火铳是高伤害的近距离武器,一梭子炸药打出来,那个人和奈布都得死。这只两脚兽显然不愿贸然开枪,他端着黑漆漆的木杆,对着满嘴是血的雪狼一步一步往前走。

奈布双眼紧盯着前方端着火器的两脚兽,同时呲起牙齿以示威胁。

“别……别开枪……”那个残废的人类喉咙里咕噜着什么,同时朝他的同伴一点点挪动。

“救救我……救救我……”

那杆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奈布和这个人类,奈布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现在情况很危急,人类这种狡猾的生物很可能舍弃同伴,将他和残疾两脚兽一同杀死。奈布想要在残疾两脚兽的“掩护”下先后撤,然后找机会再杀了这个人类。

突然,端着枪的人类直挺挺往前栽倒,手中的枪摔到奈布面前。

浑身是血的大猞猁将爪子嵌入两脚兽的脖颈狠狠一划,喷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他脚下的土地。

奈布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两脚兽死了,危机解除。他松了一口气,从残疾两脚兽的身后钻出来,朝大猞猁甩甩尾巴走过去,结果没走两步就看到对方眯眼盯着他,尖细的瞳孔里满是煞气。

奈布知道对方是怕自己乘人之危,于是雪狼侧躺在地上又露出脖颈,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奈布看到大猞猁把爪子收回爪垫后,小心翼翼地蹭了过去。

他本以为对方已经知晓了自己的意思,可下一秒大猞猁突然后腿蹬地,直直扑向他,奈布本能地伸爪抵挡对方。等大猞猁在半空时才发现对方攻击的并不是自己。他想收回前掌,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尖利的狼爪在大猞猁的侧腹划出几道伤口,奈布看到大猞猁擦着他飞出去,落地的位置刚好在残疾两脚兽的旁边。

下一秒,震耳欲聋的爆破声让奈布脑海一片空白。短暂的惊吓后他看到残疾两脚兽的左前爪和附近岩石被炸的粉碎,整个人都挂在碎石上,不知道是晕过去还是已经死掉了。

雪狼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大猞猁扑倒拿枪的两脚兽时,它的枪正巧掉在残疾两脚兽的爪边。这只残废两脚兽想趁机开枪射杀他们。

如果没有大猞猁及时发现并一掌拍飞两脚兽,他现在已经被霰弹打成了筛子。大猞猁嫌恶地踢踢地上的木杆子,喉咙里呲呲有声。奈布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误伤了大猞猁,仔细一看果然对方黑白相间的皮毛上有四道明晃晃的血痕。

大猞猁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他的脚印一深一浅,毛尖滴下的鲜血将它们染成一朵朵红梅。浓重的血腥味充斥着奈布的鼻腔,他跟在大猞猁后面,看到前方的雪被大量鲜血覆盖,红色的空地上横七八竖躺着几具尸体。

是狗群。

它们的死状都异常惨烈,不是被扭断了喉管,就是被划破了肚皮。奈布打了个寒战,同时跟这么多只训练有素的猎犬博弈,换成他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黑色的绒毛扫过奈布的鼻尖,他抽抽鼻子收回思绪。大猞猁正回头看着他,尾巴尖在他面前轻轻摆动。奈布赶紧跟上,大猞猁这才一瘸一拐地继续向前走。

9.

杰克从没想过自己会遭遇袭击。

作为雪山上最顶级的掠食者,雪豹是没有天敌这种东西的,但今天竟然破了例。

他被四只狼围住了。

杰克以为是雪狼带来的狼群,但再一打量发现他并不在狼群里。杰克仔细瞧了瞧,又发现一些端倪——这些动物好像并不是狼。

它们的鼻吻要短一些,毛色也有些杂,而且尾巴是短而弯曲的,跟雪狼平直蓬松的大尾巴差远了。

不过既然比较像狼,那它们的攻击模式应该和狼差不多。这群野兽应该是饿急了才会铤而走险围攻雪豹。为了减少冲突,它们应该会用车轮战消耗他的体力,等他脱力之后再发起攻击。

擒贼先擒王,杰克打算先撕了头狼,震慑住其他的狼再找机会脱离包围。雪豹环视四周,目标锁定在一只相对高大的狼身上。从其他狼的站位和眼神来看,这应该是它们的头领。

杰克在等头狼发号施令,可这群狼在困住他以后却迟迟没有动作。他看到这些狼的耳朵都朝一个方向竖着,似乎在倾听远处的声音。

是有外援吗?

雪豹眯起眼睛,那他得先发制人,在更多的狼赶来之前突破包围了。

打定主意的瞬间杰克后肢蹬地朝头狼跃起,落地的瞬间和它扭打在一起。对方笨拙地挥舞着前肢抵挡他的攻击,杰克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这狼并不具备格斗技巧。

头狼斜刺向前试图咬杰克的肩胛,却被雪豹一掌扇了回去。它惨嚎一声,脖子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歪向一边。温热的鲜血洒在雪地上,其他狼这才如梦初醒般纷纷冲了上去。

虽然它们不会发动有效的攻击,但毕竟数量上占优势。杰克用利爪掴歪头狼的脖颈后另外两只狼像蚂蟥一样钉在了他身上。杰克怒号着撕下身上的一只狼,对方嘴里死死咬着的一块雪豹皮也被一同扯了下来。

疼痛刺激着杰克的神经,那只狼落地的瞬间就被他扯开了喉管。血从脖颈喷溅出来,腥臭的血污令杰克皱了皱眉。

剩下的两只狼被同伴的惨状镇住了,它们收了攻势,声色厉茬地吠了几声,却依旧堵着雪豹的路。

看来这群狼今天是铁了心不让他走。

杰克舔舔嘴角的狼血,眼里迸射出狠戾的光。他向狼群的空缺处跑去,剩余的两只狼立刻缩小间距想要堵住他的去路。雪豹突然调转方向直直朝一只狼猛扑过去,对方胡乱挥舞的爪子划破了杰克的脸,与此同时他的尖牙抵上了这头狼突突跳动的颈动脉。鲜血溅在雪豹的脸上,他吐出这头狼的尸体,讽刺地抖抖胡须。这些狼意外的愚蠢,甚至都不知道它们身上什么地方最脆弱,轻易就将自己的脖颈送了出来。

最后一只狼不死心地咬住了杰克的后腿,他的尾巴抡上狼的侧腰,趁它重心歪斜的片刻蹬腿将它甩飞出去。那只狼重重摔在地上,柔软的肚皮暴露在杰克森长的利爪之下。下一刻喷涌而出的鲜血染红了这只狼腹部的白色绒毛。

杰克舔了舔爪子,他不是很喜欢鲜血黏住皮毛的感觉。雪豹正准备离开,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声其他动物的惨叫。杰克抖抖耳朵,权衡状况后还是选择了接近看看。他把爪子收进爪垫,小心翼翼地不发出声响。走出不到百米,他就看到了雪狼和两只两脚兽。

显然这里刚才也发生了一场恶战,一只两脚兽生命垂危,另一只两脚兽正和雪狼紧张地对峙着。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杰克从这两只人类身上闻到了先前几只狼身上的臭味。

很好,看来杂种狼等待的外援就是它们了。

雪豹悄无声息地从后方接近端着枪的两脚兽,然后直接扑倒了它。

这只两脚兽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雪狼身上了,积雪摩擦发出的细微声响都没能让他注意到来自身后的危险。它重重摔在地上,枪掉在了一边,杰克轻蔑的抖抖耳朵,从背后咬断了它的脖颈。

雪狼从残疾两脚兽身后钻出来冲他露出柔软的腹部,杰克一看就明白——是他帮自己拖住了外援。

杰克本想嗅嗅雪狼以示感谢,下一秒他便用余光瞥到了残疾两脚兽摸枪的动作。雪豹立即飞蹿出去,将它和火器扫向一边。走火的枪支使那个人类即刻毙命,连带着身下的岩石也被炸的粉碎。

两脚兽的死亡标识着危机彻底解除,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后,疼痛就显得难以忍受。杰克的肩胛被撕下一大块皮肉,后腿也受了伤。受伤的独居动物生存的困难将会成倍增长。严酷的雪季不会允许任何羸弱的生命度过这道鬼门关。

杰克回头看看跟在自己身后的雪狼,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或许他可以和这只雪狼共同捕猎。

 
 
10.
  
奈布跟在大猞猁后面,脑袋里胡思乱想。

那些猎狗的尸体他全都看过了,没有熟悉的皮毛。也就是说,这不是之前围攻他的狗群。既然和自己没有瓜葛,那这两个人类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奈布低着头边走边沉思,直直撞在大猞猁的身上。雪狼后退两步尴尬地抖抖耳朵,他想东西想的太专注了,都没注意到大猞猁停下了脚步。

对方没理他,在一块大石头旁嗅了嗅然后开始刨周围的积雪。奈布虽然不知道大猞猁是要干什么,但打洞他在行。

狼前爪的构造使他们挖洞特别快。奈布的领地里兔子很多,这些小东西一年四季都能繁衍后代。

遇到兔子洞时奈布会先观察附近的环境,如果有新鲜的兔毛和兔粪,就说明这里面藏着一窝兔子。他会耐心地将洞刨开,然后把没法独立生存的幼兔一窝端掉。母兔一般在他刨洞时就会丢下幼崽逃之夭夭。毕竟它们是弱者,没有选择的余地。抛弃这窝幼崽,在新的地洞里再生一窝来弥补后代数量上的损失才是最明智的决定。

虽然不知道大猞猁是不是在刨兔子洞,但他肯定能帮上忙。

奈布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对方身上的伤口,用鼻吻拱了拱大猞猁的侧腹。

“我来吧。”奈布说道。

就算听不懂狼的叫声,大猞猁也能通过肢体动作大体了解他的意思。果然,对方停止了刨雪的动作往旁边走开,把雪坑的位置让给了他。

奈布只用了一小会儿就把洞打到了石头底部。就在他准备收回前掌的时候,他的爪尖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奈布一使劲把它从积雪中拉出来,是一头冻住的黄麂。

奈布没想到猫科动物还会在积雪下埋藏猎物,这种事他只看过冬的松鼠做过。奈布想象了一下大猞猁的两颊因为塞了过多坚果而鼓起来的样子,不禁好笑地抖抖耳朵。

考虑到大猞猁带着伤,奈布独自将黄麂拖出了雪坑。大猞猁用毛绒绒的长尾巴将积雪扫回洞中将这里恢复原状,然后起身走在了他的前面。

奈布明白,既然大猞猁让他碰了黄麂,就说明他愿意和自己分享这顿冰冻晚餐。对方的好意让奈布感到欣慰,他叼着猎物紧紧跟在了大猞猁的后面。

11.
杰克觉得雪狼还是很热情的——他寻找黄麂的时候这头狼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还主动帮他刨坑。

带着黄麂回洞对雪狼来说还是有点困难,毕竟狼没有移动猎物的习惯,都是抓着猎物当场吃干净。杰克看他拖得费劲,索性回头叼住黄麂的腿一起往前走。

肩胛骨上的伤口没有皮毛保暖,杰克早就失去了知觉。不过这也算是一桩好事,至少他也感受不到疼痛。

回洞以后杰克把黄麂往雪狼的方向推了推,让它先吃,可是对方担忧的目光一直往他的侧腹瞟。杰克叹了口气,走到洞穴的最深处趴下开始舔理伤口,然后他就看到雪狼小心翼翼地蹭了过来。

 
 
12.
 
对于误伤大猞猁这件事,奈布感到很愧疚。这只大猫不仅给他洞穴借住,给他鼠兔,还救了他一命。奈布想着至少要帮他捕猎到康复为止。

奈布看到大猞猁趴下舔舐自己的伤口,便想凑过去看看对方的情况。

他还没靠近,就被一条带着黑色斑点的尾巴象征性地抽了一下前爪。奈布只好回到黄麂旁趴下,隔着猎物悄悄观察大猞猁。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猫科动物,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猫科动物。大猞猁的皮毛是那种很纯粹的白,上面散着星星点点的黑。他四肢修长,奈布能看到那泛着光泽的皮毛下匀称而结实的肌肉。

奈布突然发现他的眼睛是淡黄色。这只猞猁的虹膜颜色偏深,导致奈布一直以为他有一双红色的眼睛。

奈布的目光落在大猞猁的伤口上。

他的左肩胛被猎狗撕下了一块皮毛,凝固的血渍刚刚被舔下来,一只后腿因为猎狗的噬咬而皮开肉绽。奈布注意到他的侧腹,那几道自己抓出的血痕从大猞猁肩膀的位置一直延伸到腰椎。

大猞猁已经处理完了伤口,奈布看他颤颤巍巍要站起来,于是赶紧把黄麂拖到他旁边。大猞猁冲他感激地眨眨眼便埋头开始进食。

奈布挑了一条后腿,三下五除二将它啃得精光。一旁的大猞猁吃东西慢条斯理,就算浑身是伤也丝毫不影响他动作的优雅。奈布又开始观察大猞猁,对方的舌头上长着有倒刺,稍微舔舔就能把骨头上的肉刮干净。奈布看到他的牙齿十分尖锐,犬齿足足有一只松鼠尾巴那么长。令雪狼感到稀奇的是,大猞猁的爪子可以缩回脚掌,撕扯猎物时再伸出来。

犬科动物没有爪鞘,奈布没法像杰克那样把爪子收起来,这也是他抓伤了大猞猁的原因。雪狼晃晃尾巴,是时候和他沟通一下了。

“这几天我帮你捕猎吧。”奈布说道,“不会打扰你很久,等你伤好了我就走。”

大猞猁闻言瞥了一眼他的后腿,其中蕴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不也是伤患?

奈布被大猞猁的目光噎了一下,对方狡黠地眨眨眼,喉咙里发出呜噜呜噜打趣的声音。

奈布知道他是开玩笑,起来把吃剩的残渣清理出了洞穴。奈布埋好骨头之后看见大猞猁趴在洞穴的最里面闭目养神,不知道睡了没有。

天色渐暗,奈布在离大猞猁一米的距离也趴了下来。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一只大猫共同捕猎,不过最近发生的事情过于复杂,奈布也见怪不怪了。

洞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奈布的意识渐渐模糊。他打了个哈欠,用尾巴掩住口鼻,渐渐沉入梦乡。

—TBC—

马上开学了,我肯定会更咕咕咕咕了,取关从速,请。
ps:奈布不知道杰克是什么品种的大猫,觉得像猞猁就这么叫了,其实是雪豹xp

评论(22)

热度(202)